企鹅君

Stop!Bye!

【鑫逸】无题(想到再说)

【鑫逸】
冰冷的职业杀手&小十岁的小奶狗

名字我抢的,故事我掰的

不要上升

-----------------------------------

“砰砰”,像死亡号角的枪声回荡在空旷的旧仓库里,有点刺耳。男人直直地倒在泥泞的地板上,满目狰狞,瞠圆的眼睛写满不甘,眉心涌出的血,混着脸上的灰尘,一直流到昂贵的西装上。

收回枪,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那张绝美的脸依旧没有任何表情,连皱眉都吝啬给地上的人。

嘎吱——

细微的声响,在空荡的空间里,被放大了无数倍,显得异常清晰。丁程鑫抬手就对远处的木板连开两枪。

“谁?出来!”冰冷的嗓音却似乎带着魔力,像低沉的大提琴。板后的人愣住了,一时间忘记动作。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丁程鑫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仍不见有人出来。

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眯起来,透露着狐狸般的狡黠,慢慢走近木板堆。不是预料中的雇佣兵,而是一个瘦小的奶团子,微微颤抖的身体招示着他在害怕。奶团子怯生生地抬起头,一双黑亮的大眼睛,似乎融进了揉碎的星河,一眼就让人沦陷。此刻,那双漂亮的眼睛,盛满泪水,却倔强地没有让它流下来。

刀口添血的日子,何时见过如此干净的双眸?丁程鑫愣了一下,仿佛看到了一只白色的小奶狗蹲在地上,让他忍不住想伸手秃驴一哈那个毛绒绒的小脑阔。

“程哥,杀了?”站在右后方的陈玺达,冰冷地出声,拉回了丁程鑫飘忽的思绪。

“闭嘴!”丁程鑫吼了一句。

“对不起程哥。”陈玺达低下了头,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被骂,但是一向秉承“程哥说什么就是什么”的铁理,立马认怂。

丁程鑫看着地上的奶娃子,不发一言。在身后的张真源和马嘉祺快要觉得时间静止的时候,丁程鑫终于开口了。

“先带回去吧。”

认真听会发现,这句话明显柔和了很多。

倘若是以往,如杀人机器般冷血无情的丁程鑫,又怎会留下活口?他深喑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想要生存下去,就要踏过别人的尸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从不会有人可怜你,只有死人才不会对你构成威胁。

而今天,当他对上那双如同漩涡般的明眸时,心底有个微弱的声音告诉他,要把眼前的人留下。

他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为何要这样?摇摇头,忽略心头那一丁点的异样情绪,大踏步地走向路边的越野车。

陈玺达把奶娃子从地上捞起来,吼了句让他跟着,就马上去粘丁程鑫了,马嘉祺、张真源紧跟在丁程鑫后面。七岁的孩子,步子终究跟不上十七八岁的,远远地落在了后边。

“陈玺达你去抱他!”陈玺达还没走到丁程鑫身边,冷冷的声音就响起!

“……”

陈玺达看着前面决绝的后脑勺,嘴角光速向下撇,耷拉着脑袋,似乎刚才果断扣下枪板的人不是他,倒像一只大型哈士奇。在马嘉祺经过时,转头立马挂上委屈的表情。

马嘉祺勾了勾嘴角,忽视这只要撒娇的大型犬,上了车。

tbc.

评论(2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