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嘉逸】【鑫逸】错过1

【嘉逸】【鑫逸】

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了鑫逸ta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敖子逸曾经以为,他这辈子或许都不会再见到那个人了。

是上天可怜他?还是折磨他?

敖子逸站在窗前,有些出神地望着楼下。这个习惯,一直都没变,只不过底下那些川流不息的车子,只剩模糊的轮廓。

马嘉祺端着一杯温水上来,推开门,就看到那个清瘦的少年又站在窗口发呆。

叹了口气,把水放到书桌上,走到敖子逸身后,伸手把窗关上,肆虐的风,被挡在了窗外。带着体温的外套,轻轻地披上染了冷气的肩膀,往上拢了拢。

身旁人的动作,拉回了敖子逸神游的思绪,偏头对上那张依旧温柔浅笑的脸,说了声谢谢。马嘉祺揉了揉眼底的小脑袋:“笨蛋,说什么傻话呀。”低头就瞥见他手上的红色小卡片,犹豫了一下。

“你~要去吗?”

敖子逸低垂着眼帘,没有回答。

马嘉祺不是什么心细的人,他只不过是眼里装满了敖子逸而已。所以少年眼底一闪而过的痛楚和揪紧的手指,他又怎会看不见?

及时开口,“我刚拿了温水,一会儿给你做火腿肠煎蛋好不好?”

敖子逸抬头看着眼前的人,鼻子一酸。他总是这样,无限度地包容自己,体贴得不像话,为了哄他,就连平时严禁的火腿肠都破例了。

“好呀,那我要吃两根,你不准拒绝~”敖子逸特意上扬语调,配合着想让他开心的人。

“好好好,两根就两根,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你啦?小祖宗。先把水喝了,嗯?”马嘉祺宠溺地捏了捏敖子逸的小鼻子,忽略他不达眼底的牵强笑意。

敖子逸就着马嘉祺的手,把五颜六色的颗粒吞下去,然后就撒娇着在床上乱滚,不愿把剩下的水喝完。马嘉祺无奈地看着床上耍赖的小孩子,伸手把人捞过来。

“呐,奖励你一颗糖吧小孩子。”

熟悉的称呼,让敖子逸一顿。那个人曾经也喜欢叫他小孩子,但上一次听到,似乎已经遥远得不可及了。

糖在口里瞬间就化了,盖住了苦味,却也没感觉多甜,看来买到假糖了,下次要换一种。

“好啦,你看我吃完啦,你快去做火腿肠嘛~快去~”敖子逸一边吐着小舌头邀功一样,证明自己吃完啦,一边推着马嘉祺出门。

看着马嘉祺离开的背影,敖子逸回到房间,把手上已经揪得有些皱的卡片,放回床边的抽屉里。

走廊转角处,马嘉祺看着半掩的门,收回了笑意。骨感的手,在口袋里摩挲着一样的红卡片。

只要是敖子逸的决定,他一定会毫不保留地支持。

他可以为他做一切,为他挡掉所有风雨,不需要任何的回应,他只要敖子逸开心。

卡片上面有些庸俗的烫金字。

张真源&宋亚轩。

tbc.

_______________

别人都领红本本了,这边还在虐![摊手]

评论(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