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嘉逸】【鑫逸】错过2

【嘉逸】【鑫逸】

❌上升❌

––––––––––––

敖子逸托着腮,望着窗外机翼划过一团又一团云层,原本的完整都有了一个豁口。

花生和须须的婚礼怎么能不参加?

这个理由在他看来无懈可击,足以说服他自己坐上回国的班机。

“逸宝,还有两个小时才到,要不睡一会儿,嗯?”马嘉祺轻声询问身旁的人。

“不想睡,祺祺我难受~”晕机让敖子逸觉得大脑像被硬塞了一团棉花,太阳穴突突地跳着。身旁温柔的声音更让他觉得一顿委屈,晃晃有些混沌的脑袋,往马嘉祺怀里靠。

马嘉祺伸手揽过敖子逸的肩,往怀里轻轻一带,让他靠在自己胸前,伸手把滑落的毛毯往上拉了拉。

裹在毛毯里的敖子逸,只露出一个小小的圆脑袋,不闹腾的时候真的很像乖巧的小狗崽了。

马嘉祺轻轻撕掉敖子逸耳后那张已经失效的晕车贴,从背包外层摸出一张新的帮他换上。

担心有些冰凉的手会冷到敖子逸,马嘉祺放到唇边搓了搓。待到感觉手心传来火热,才用中指轻轻地帮敖子逸揉按着太阳穴,希望能稍微缓解他的晕眩。

敖子逸分不清是累了,还是因为指尖传来的温柔让他觉得心安,竟迷迷糊糊睡着了。

马嘉祺扶过歪到一边微微昂起的小脑袋,放到臂弯里枕着。

看着精致到过分的小脸,马嘉祺忍不住伸出修长的手指,用指腹细细地描摹着,从眉毛,一路游走下来,最终停在尖瘦的下巴,轻轻捏了捏。

低头在敖子逸的发旋上,浅浅地落下一个吻。盛满柔情的桃花眼,倒影着恬睡的人,腰上的手收紧了些。

马嘉祺知道,此刻心底被填满的柔软,全来自怀中那个正熟睡的人。

他不知道这种感觉还能持续多久?说实话他心里没有底!但至少,此刻他是属于他的,这也就够了,他要求的不多。

广播里的提示声传来,怀里的人小幅度地抖了一下。马嘉祺伸手抚了抚敖子逸的背,安慰着受到惊吓的人儿。

“嗯哼~祺祺~,到了吗?我还要睡,不想起~”一觉过后,还没清醒,敖子逸的声音更加哑了,酥酥地,挠在马嘉祺的心上。

“嗯,快到了,起来清醒一下好不好?不然一会儿走路要摔着了!”像对待早上不愿起来上学的小孩一样,马嘉祺轻声哄着准备又要耍赖的小朋友敖子逸。

挣扎着从马嘉祺怀里坐起来,揉了揉那双迷茫的狗狗眼,嘟着小嘴宣示他还不想起。

马嘉祺不着痕迹地动了动麻掉的左手,拉过懵懵的敖子逸,帮他把外套穿上之后,才转头去收拾东西。

地上的高楼渐渐从一片模糊中分割出来,随着飞机缓缓降落,接近那片熟悉的那片土地,敖子逸的心,似乎也在点点降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因为可能要见到那个人,而有的一丝异样吗?

晕得走路都轻飘飘的敖子逸,下了飞机,更是一言不发。北京肆虐的风,像刀片一样割在敖子逸脸上,本就没有什么血色的小脸,更加苍白了。

马嘉祺拧开随身携带的保温杯,放到唇边抿了抿,确认还是暖的,就递到敖子逸嘴边喂了一点水。马嘉祺知道他难受,就把手上的行李堆皮箱上,腾出一只手去牵他,时而捏捏手心冰凉的小爪子!

行李都让马嘉祺拿了,敖子逸只抱着一只狐狸公仔,亦步亦趋地跟在马嘉祺的身后。

其实他并不想看到那些因重逢而更显夸张的笑颜,奈何目光所及处皆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他们没有回重庆,直接去了北京,没有通知任何一个人来接,悄悄地回来,就像当初悄无声息毫无预兆地离开一样。

还没走出机场,各种尖锐的呼喊声冲入耳膜。可能太久没听过这样的尖叫,刺得敖子逸耳膜生疼。

突然一群举着长枪短炮的女生涌了进来,马嘉祺手上适时稍微用力,把愣住的敖子逸护到身后。由于惯性,敖子逸控制不住贴上了马嘉祺的背,险险地躲过失控的人群。

没听清喊的是谁,敖子逸想大概是某个大牌明星吧。

回头看了眼激动的人群,有些恍惚。那样的场景,他曾经也有过。只是如今物是人非,不复当年,退出娱乐圈六年,已经翻天覆地的变化,全新的一代席卷而来。

人群直接从旁边冲过,并没有一个认出他们俩。

有谁还会记得曾经的人?没有!

敖子逸摇摇头,任由马嘉祺牵着出了机场。

只不过心冷的人,没有注意到人群中簇拥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北京似乎也没变,至少冬天那股刺到骨子里的冷,一点儿也没变。

想着也不会留很久,他们也就没有去找在北京的天泽,只是在选了一间酒店住下了。

––––––––––––––––

tbc.

评论(1)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