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鑫逸】【嘉逸】错过9

#竹马情深VS长久陪伴

#失踪人口回归,车在路上

------------------------------

“嘉祺哥,你还好吗?”天泽有些担心地看着马嘉祺。

马嘉祺稳了稳神色,抬头冷静地安慰几个弟弟,“我没事儿,回国之后的一系列事情都太不寻常了,一定要查清楚。我先回去了,逸儿一个人在酒店,我怕他醒了找不到我,会害怕。”

“那我们送你~”结完账之后,几人相继走出小店,贺峻霖他们目送马嘉祺开车离开才转头回车上。

陈泗旭在前面开车,有些忧心,皱着眉头一言不发,贺峻霖环着李天泽的腰,靠在他的怀里,脑袋蹭了蹭对方性感的锁骨。知道怀里的人在不安着什么,抬手轻轻拍了拍贺峻霖的脑瓜子,算是安慰。

“别担心,我们都在,小逸哥不会有事的,乖,累了就先睡吧。”温柔的话语让贺峻霖觉得很安心,含糊地应了一声,就闭上眼休息了,反正到了之后,他男人也会抱他回去。

车里一时间安静下来了,开车的人,心不在焉,坐车的人,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镜子倒映他眼里藏不住的担忧。

“叮咚——”

敖子逸睡眠很浅,一声门铃就醒了,以为是马嘉祺没有拿房卡,迷迷糊糊起来,没有从猫眼看就直接开了门。

“嘿嘿,祺祺,终于被我逮着一次忘记拿房卡了吧~”

话音刚落,这才看清门外不是熟悉的那个人,而是一个比自己瘦小的男孩子,一身黑的打扮,戴了鸭舌帽,手里拎了一个袋子,低着头没出声。

敖子逸有些疑惑,开口询问:“你好!请问你找那位?”

“小逸哥,好久不见,介意我进去坐坐吗?”来人抬起头,以一种熟络的口吻跟敖子逸打招呼。敖子逸看向这双带着侵略性的眼睛,略尖的脸,跟印象中的那个孩子隐隐重叠。

犹豫了一会儿,敖子逸让开了门,来人毫不客气地在沙发坐下,扫视着房内的一切。

“小逸哥退出娱乐圈,靠马嘉祺养着,过得也很舒坦啊,真是让人嫉妒。”轻佻的语气,句句藏针。敖子逸坐在对面的沙发,沉默不语,有些疲于应对尖锐的来人,脑子里全是马嘉祺的温存细语,竟不禁嘴角上扬,盛满了蜜糖。

来人看着敖子逸明显的神游,完全不把他当回事,眼里的恨意渐渐汇聚。藏在口袋的手,揪紧了一块手绢,直接扑到对面,把敖子逸压到沙发上,用尽全力捂了过去,不给一点缝隙呼吸。敖子逸被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用力挣扎,奈何一股清淡的柠檬味入鼻之后,竟渐渐脱力,意识模糊没法抵抗。

来人看着躺在沙发上没有任何攻击力的敖子逸,伸手抚上对方精致的小脸,从紧闭的眉眼,到高挺的鼻子,再到殷红的唇……暗自感叹,真是一尊尤物,怪不得男人都为之动心,包括他爱的他。

面无表情地换上了袋子里的一套西装,冷冷地打了个电话“把前台拖住!”电话那头的人,早已待命,应了一声,就去跟值班的前台聊天。

来人背起敖子逸,光明正大地从大厅离开,把敖子逸丢上了一辆商务车的后座,扬长而去,与马嘉祺回来的车擦肩而过。

马嘉祺一路上的眼皮在突突地跳着,内心总有一种没来由的不安,他只有快点见到他的宝贝才能抚平这份慌乱。

电梯停在7楼,马嘉祺匆匆地回到房间,看到大门敞开着,立马冲到内间,被子凌乱,却不见床上的人,内心的不安全部涌上来。

“逸儿~逸儿~你在哪儿?逸儿~”回答他的,只有房间里自己的回声。颤抖着拿出手机,摁了几次才摁对快捷键,屏住呼吸等对方接通。而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就是要跟他唱反调一样,十几通都提示无人接听,心太急,最后一通才发现敖子逸的手机在房间里响起。

马嘉祺给陈泗旭他们打电话,问了一通,敖子逸都没有去找他们,马嘉祺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来到一楼问前台服务,前台居然说没看见人出去,正想发脾气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一条匿名信息,打开只有简短的一句话:敖子逸在我手上。

马嘉祺盯着手机屏幕,试图等待下一条信息。等了几分钟,却没有任何的动静,因为失踪不足24小时,无法立案,马嘉祺只能先去跟其他人商量。

开车一路狂飙到公寓,停车时轮胎滑行摩擦的声音,尖锐刺耳,划破宁静的黑夜。所有人都在门口等着,马嘉祺一到,就立刻进了屋里。

马嘉祺把回去看不到敖子逸的事儿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如果我今晚没有离开,逸儿就不会被带走,如果我没有同意他回来,他就不会受到那么多伤害,都怪我……”说到最后,尾音染上了泪意,马嘉祺无力地捂着脸。

“小马哥,不要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啊,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小逸哥。”张真源揽住马嘉祺的肩膀,用力地紧了紧。

“小马哥,你有什么头绪吗?你们之前几年有招惹到什么人吗?”陈泗旭开口把大家从悲伤中拉回来。

“没有,我们一直在美国生活,一边治疗一边调理,没有怎么接触别人。这些奇怪的事儿,都是从回来之后才发生的,从我们酒店被曝光,引导舆论泼脏水给逸儿,再到逸儿突然被带走,怎么都不像是短期内策划的,能够那么清楚我们的行踪,恐怕这个人也不简单。但是现在我想不出来我们有什么仇人,逸儿那么乖,更不可能结仇~”马嘉祺懊恼地灌了一杯水。

“那小马哥你们回国之后,有接触什么陌生的人吗?”陈玺达在角落里出了一句。

似一语惊醒梦中人,马嘉祺抬眼看了眼陈泗旭和李天泽。

“有,泗旭的助理,小阳,他今天早上突然来看逸儿,说是泗旭让他过来的,但是泗旭并没有说过这件事,他是见了我才知道逸儿住院了。”马嘉祺毫不保留地表达对小阳的怀疑,大家齐齐地看向陈泗旭。

“啊?苞谷怎么住院了?他是不是~”本来人不见了,已经吓得宋亚轩眼泪簌簌地掉,现在又听说敖子逸还是生病着被带走,更是控制不住。

小马哥捏了捏宋亚轩的脸颊,“他昨晚发烧了,但是出院的时候已经没事儿了,他会没事的。”安慰弟弟的同时,似乎也在安慰着他自己。

“但是我想不出他的动机,他跟了我两年,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我刚打电话给公司的人,他刚才离开而已。”陈泗旭也不恼,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房里陷入一阵沉默。

另一头,昏暗的旧工厂里,月光透过没了窗页的口子照进来。敖子逸昏昏沉沉,似醒非醒,觉得脑袋很重很重,眼前一片混沌,猛地眨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的环境,却是徒劳。动了动手,并没有如愿,双手被反绑在椅子后。

“醒了?小逸哥,你猜,丁程鑫他们现在在干嘛呢?”男孩儿蹲在敖子逸跟前,仰视着迷糊的人,很享受他没有任何攻击性的样子。

在他起身之际,敖子逸开了口,“反正不会在想你!”

一语戳中,男孩猩红了眼,伸手捏住敖子逸的下巴,强迫他抬头,力度让敖子逸忍不住皱了眉,但也清醒了些。

“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跟我斗吗?这么多年了,那个人万花丛中过,从不停留半刻,你以为还是当年吗?可笑!”声音张狂又不屑。

敖子逸半眯着眼勾起了嘴角,嘲讽出声。“你还真是不懂他,以前是,现在也是。”

男孩恨透了他自信的样子,仗着所有人的宠爱,无所畏惧,这样的笑容太刺眼了。“是吗?那如果你被毁了呢?他们还会要你吗?”瞬间冰冷的声音,让敖子逸不禁打颤。

“你要干什么?”

敖子逸明显慌乱的气息,让男孩更加得意,招手,进来了几个男生。

------------------------------
tbc.

评论(17)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