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嘉逸】【鑫逸】错过10

竹马情深VS长久陪伴

--------------------------------

模糊的人影压迫过来,皮鞋摩擦沙砾的咔嚓声,在空旷的空间里回荡,撞击教子逸摇摇欲坠的心理防线。其中一人掐住教子逸微垂的脸颊,细碎的月光透过缝隙映在侧脸上,更加苍白凄美,绝望的神情,迷茫、无措、惊慌,轻易就能让人心生怜爱。

      “这小子长相真的是绝美,哥几个都给看硬了,第一次上男人,还是个过气大明星,也不亏啊。”淫荡猥琐的笑声穿过黑暗的空气,到达教子逸的耳朵里,毛骨悚然,不禁打颤。

眼睛看不清之后,听力变得异常敏感,面前脱衣服的窸窸窣窣声,放大无数倍后被清晰地接收到,敖子逸强压下内心的畏惧, 尝试商量着拖住面前的男人,奈何他们完全不管不顾,根本听不进去,直接揪着敖子逸的衣领,嘶啦一声,大片滑腻的肌肤赤/裸袒露在空气中,突然的寒气侵袭,让敖子逸倒吸一口气,胸膛随呼吸不断起伏。

男人的手,落在敖子逸性感的锁骨上,落在纤细的手臂上,落在隐私区域边缘……敖子逸想起那天晚上被粗暴地对待,令他对男人此刻的触碰极度恶心。拼命地咬着下唇,极力想要保持清醒,嘴里弥漫开的血腥味呛得他直想吐,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但四肢却没有一点力气去反抗,眼角了溢出两行绝望的泪。

无力阻止,脑子里只剩下过往模糊的一幕幕,那个人温柔的话语、体贴的照顾,他好想他,好想他轻轻地搂着他,好想他立刻出现把他藏在身后,好想再见见他,好想……对不起,马嘉祺,我保不住自己了,好脏,好脏!

闭着眼睛承受身上的一切,在最后一道防线被暴力撕开的时候,门外尖锐的刹车声,打断了男人们的动作,男人们警惕地左顾右盼,却一个人都不愿意停下去查看。在男人的嘴唇距离三角区一厘米的时候,工厂的门被踹开了,几个男人回头的瞬间,正对上照进来的车灯光,忍不住抬手挡住了眼睛。趁缓冲的时间,冲进来的三个男人直接挥了几棍棒球棍。几个男人看见对方有棍子,也不好硬上,就从侧门跑了。

领头的人,正是刚离开公司的小阳。小阳丢掉棒球棍,跑过来抱住衣衫不整的敖子逸,不断地抚着他的后背和后脑勺。

“小逸别怕,你的皓扬哥来了,别怕别怕。”

敖子逸迷迷糊糊,没有看清来人是谁,也没有听到抱着自己的人说了什么,嘴里喃喃了一句“祺祺”,就彻底昏了过去。

小阳,也就是自称皓扬哥的人,听到怀里人无意识的依赖,动作一滞,心里不是滋味,但还是立刻抱他上车离开了。

敖子逸一路低声呢喃,小阳带他回到住处,轻轻地放到床上,像对待稀世珍宝一样怜惜,打了热水帮他擦了身子,把他身上破烂不堪的衬衫换下来,再细心地掩好被子,才匆匆出去洗澡。

冲了个澡回来,发现床上的人满身泛红,急忙摸上额头,发现烫得惊人。翻出了家里的退烧贴给敖子逸贴上,但是药就是喂不了他吃,无可奈何,只能去拿冰袋帮敷着降温。

好不容易体温降下来了,徐皓扬才坐在床边,仔细地看着这个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的人,满眼心疼。他长开了,越发的精致,做梦都想抚摸的脸颊,如今却瘦地凹陷了。

八年前的,敖子逸兴冲冲地跑过来跟他说,他跟丁程鑫在一起了,还硬拉着他去吃饭庆祝,兴头上的小朋友,没有注意到徐皓扬略显尴尬的脸色,以及悄悄藏在身后的礼物盒子。其实那一天,他是打算跟敖子逸告白的。

过后,徐皓扬在他们出道前离开了家族,回归到普通人的生活,离开是他想了很久的决定,有遗憾,但能在远方看着心爱的小朋友在舞台上发光发热,默默守护着这颗耀眼的星星,已经很满足了。

一路上,徐皓扬看着新的小伙伴来到他的身边,跟他玩得忘我,也看着丁程鑫对他的无微照顾,知道两人在分岔路口渐行渐远,不可能有交集了,却始终没办法彻底放下他。

当敖子逸六年前突然消失,跟他一起消失的还有另外一个队友,没有任何预兆和消息,他直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当他查出逸儿眼睛几乎失明的时候,巨大的冲击让他好久都没有缓过来。

他开始在美国暗中给敖子逸找医生,所以马嘉祺他们的求医路,似乎很顺畅,总会有人主动帮忙。马嘉祺他们常在感谢命运对他们的厚待,却不知背后是徐皓扬多少个日夜的努力。

为了等敖子逸回来,徐皓扬化名回去公司当了陈泗旭的助理,补了空位,所以才会对公司的运营了如指掌。而每年都会请假好几次去外国出差,其实是去看敖子逸。他知道宋亚轩和张真源的婚礼,敖子逸一定会回来,或多或少,其中原因肯定有一部分是丁程鑫,他还放不下丁程鑫。

他知道当年那个孩子对他做的事儿,也知道那个孩子在等敖子逸回来,所以他一直暗中保护着他。在他意料之外的,是丁程鑫半路的伤害,让他措手不及,关心则乱,所以私自去看了发烧的敖子逸,给马嘉祺留下了可疑之处。

倘若今晚没有收到线人的通知,他恐怕这辈子都见不到敖子逸了,想想还在后怕。伸手笼住敖子逸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此刻,床上的人,再次迷糊喊出的名字,让他的心再次跌到悬崖下。

小逸,马嘉祺对你已经那么重要了吗?那我强行带你走,你会不会不开心?你会怪我吗?

床上的人没有回答,徐皓扬不知道该怎么办?手上的温热是真实的,心底的渴望是真实的,但眼前人已经不属于自己,也是真实的。

轻轻把敖子逸的手放回被窝,转身出去打了个电话给马嘉祺。

马嘉祺还坐在客厅发呆,他实在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就是敖子逸无措的泪眼在看着他,责备他为什么不来找他,所以干脆出来待着了。手机一响,马嘉祺猛地惊醒,捞过来,一看却是小阳的电话,瞬间有些失望。

“喂,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儿吗?”

徐皓扬听着手机另一头传来的疲惫声音,犹豫地看了一眼房间,还是说出了口,“小逸,他现在在我这,你放心,他很安全,就是又发烧了,他~需要你~”

马嘉祺挂了电话,踏个拖鞋就冲出去开车了,关门声震得整栋楼都有摇晃一样,几个弟弟匆匆跑下来,也只看到马嘉祺的车尾消失在黑夜里。

“你们在家,我去追。”陈泗旭拿了钥匙也跟了出去。

“泗旭开车小心~”真源大声叮嘱了一下,剩下几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先回屋里等。

马嘉祺开得太快了,陈泗旭把油门飙到报警才跟上尾,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敢跟太近,怕马嘉祺出事儿,只能保持距离跟着,却发现马嘉祺拐进了小阳住的小区。

马嘉祺跳下车,就冲进了电梯,陈泗旭从另外的电梯跟上去。出电梯门的时候,刚好看到马嘉祺进了小阳的家。

“逸儿呢?”直奔主题,马嘉祺没问发生什么,他只想立刻确认敖子逸的安全,不然他真的要疯了。

“他在房里,睡着了。”徐皓扬指了指房间的方向。

马嘉祺冲进去,就看到被子包裹着,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的敖子逸,眼泪唰得掉下来了。轻轻地走近床边,紧紧地盯着敖子逸,确认他还好好的,才在床边坐下。俯下身子,隔着被子轻轻地抱着敖子逸,任由眼泪浸湿被子。

“祺祺~”

“我在这儿~逸儿别怕,我在呢~”敖子逸突然的呓语,马嘉祺非条件反射立刻回答,看着敖子逸皱着眉头一脸的恐惧,心像被凌迟一样,紧紧地抱紧身下的人。

“逸儿别怕,祺祺带你回家~别怕~”

“祺祺~”敖子逸迷迷糊糊似乎听到了让他心安的声音,慢慢睁开了眼,有点不敢相信熟悉的兰草沐浴露味道是真的。

“逸儿,醒了?没事了,我来晚了,现在就带你回家,好不好?”马嘉祺看着他一脸的不敢相信,朦胧的睡眼,轻轻地摩挲着敖子逸苍白的小脸,心疼地开口。

还是那么温柔的声音,敖子逸好累好累了,已经没有力气去辨别是真是假,就算是梦境,那也让他依赖一回吧。微微地点了点头,伸手圈住了马嘉祺的脖子。

房门口的徐皓扬神情复杂地看着房里相拥的两个人,转头想离开,就看到了陈泗旭站在身后。没有出声,默契地跟在陈泗旭身后出去了。

马嘉祺随手拿了一条被单裹着敖子逸,像个蚕宝宝一样,然后绕过膝弯,抱起他走出去。

放到副驾驶上,帮他系好安全带,揉了揉柔软的发梢,轻轻地在额头落下一个吻,才启动开车回公寓。

--------------------------------

tbc.

评论(28)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