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嘉逸】【鑫逸】错过11

# 竹马情深VS长久陪伴

#这是早上码的,本来想今晚继续写,但心情不好,不想我的文带着情绪,就发了这部分。

#我现在才知道我以前忘记空格了。🙃

------------------------------------

      侧头看着瑟缩在副驾驶的敖子逸,抓着方向盘的手,用力到泛白,也极力保持平稳驾驶,快速给李天泽发了条信息就专心开车,他只想让他好好休息,快点忘掉发生的一切,交给他就好。

      在马嘉祺的车刚开进小区门口的那一刻,一直吵着要坐在门口等敖子逸的宋亚轩立马就发现了,带着哭腔跑过去。拉开门,就看到敖子逸虚弱地靠在靠背上,握着敖子逸的手再也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拼命呼吸不发出声音吵醒他。

      马嘉祺下车绕过来推开宋亚轩,轻轻地打横抱起敖子逸往里走,眼神示意宋亚轩先进去,后者立刻会意跑进去让屋里的人不要激动。大家看着马嘉祺抱着敖子逸进来,每个人都满眼的担忧,却都强忍着不开口询问。

      回到房间马嘉祺就把敖子逸放到床上,刚抽手想去拿衣服给他洗个澡,没想到敖子逸一着床就醒过来了,伸手圈紧马嘉祺的脖子呢喃着:“祺祺,我要洗澡~”

     “好~天泽已经放好水了,我抱你去好不好?”回抱着敖子逸的背,再次抱他起来。

    “你帮我~”

     “好~”

      轻轻把敖子逸放到浴缸边缘坐着,帮他脱掉衣服,怕他没睡醒摔着了,扶他跨进浴缸里。敖子逸乖巧地坐在浴缸里,任由马嘉祺的手轻柔地擦过每一寸皮肤。身上被欺负的痕迹在水汽的熏蒸下更加明显,马嘉祺特意避开这些地方,不去触碰,不曾想敖子逸却面无表情地突然拉过马嘉祺的手,往锁骨和手臂的地方去用力地搓试,直至皮肤泛红还不愿意停下来。

      马嘉祺反手捉住敖子逸的手腕,制止了他近乎自虐的行为,他知道敖子逸心里难受,只能更温柔地哄着:“乖,我们不洗了,要感冒了。”拉过旁边的大浴巾,裹住敖子逸,像抱一个大宝宝一样抱回床上。马嘉祺擦干了他身上的水,帮他盖上被子,扶他靠在自己胸前,帮他吹干头发,期间敖子逸一言不发,像个失去了灵气的木偶娃娃。

      头发干了之后放他躺下,想去把浴巾放好,刚转身,敖子逸如梦初醒般立刻从后面搂住了马嘉祺的腰,被子也滑落到肚脐下。马嘉祺立刻回身抱住他,不断地抚着他的背,把被子拉过来裹着他。

    “别怕,我不走,宝贝对不起对不起~”

      敖子逸轻轻推开马嘉祺,抬头就吻上了他冰凉的唇,急切又毫无章法,马嘉祺愣了一下,立刻拿回主动权,扶着敖子逸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忘情之际,敖子逸的手从衣服下摆探进了马嘉祺的腰腹,胡乱点火,本来的亲吻已经让马嘉祺有点失控了,加上他指尖的触摸,下面更是胀痛难忍,咬着牙推开了敖子逸。

      被推开的一瞬间,敖子逸眼里闪过一丝错愕,转瞬变成落寞。马嘉祺知道他在想什么,轻轻地把他搂进怀里,让他靠在颈窝。

    “傻瓜,想什么呢?你是我最珍视的人,那么美好,我想在你休息好了再要你,不想在你那么疲惫的情况下,我怕你承受不住,你的祺祺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看着敖子逸还是不愿相信的茫然表情,马嘉祺拉过敖子逸的手,覆在某个滚烫的地方,再次开口,“感受到了吗?这里是因为你而有的反应,可见你在我这儿是多大的魅力,不要怀疑我,好吗宝贝?”

      敖子逸低头收回了手,往他怀里藏了藏。“我想睡觉,你陪我~”

    “好,我陪你~”马嘉祺替他拉好被子,确保他不会着凉,把他搂到胸前环着他的腰,让他枕着自己的左手,轻轻给他哼歌,一如从前。

      夜色笼在沉默无言的一前一后两个人身上。

    “你说我该叫你什么呢?”

    “叫我徐皓扬吧。”

      再度陷入无言的境地,陈泗旭在等他自己解释,而徐皓扬,始终迟迟不愿开口。

     “你知道我怎么发现的吗?”

     “因为你很聪明,一直都是。”徐皓扬低着头,小声回着陈泗旭。

     “你错了,是因为你步步为营,却在敖子逸面前溃堤为零,所有完美的掩饰都在看见他的那一刻暴露无遗,或许你没发现,你看向他的眼神根本掩饰不住。关心则乱,当马嘉祺告诉我你去看他的时候,我就更加确认你不是所谓简单的助理,小阳。”

     “那为什么不揭发我?不怕我伤害敖子逸吗?”

     “事实证明你没有,不是吗?你应该知道小逸哥失明的原因吧,毕竟这两年你去美国的次数可不少。”

     “嗯,我知道。”

      “关心他的,不止你一个,我想你把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们也想保护他,你懂我意思吧?”

      “嗯~”

------------------------------------
tbc.

评论(17)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