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嘉逸】【鑫逸】错过3

【嘉逸】【鑫逸】

竹马情深vs长久陪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从机场出来,敖子逸就一路走神,马嘉祺只能紧紧拽着他的小爪子,不至于让他跟旋转门来个亲密接触。



到了酒店,马嘉祺也没有过多询问原因,默默地整理行李,累了一天了,想让他早点休息。




其实在机场的时候,虽然人很多,但是挡在敖子逸前面的马嘉祺,还是认出了那个目光聚集处的男人,即使他戴了口罩低着头,一如往日。


只是那个人,比六年前更加耀眼,掩不住的光芒,让周遭的一切都逊色半分。


马嘉祺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慌的,那个优秀的男人,占据了敖子逸的心这么多年,他不敢赌,也赌不起, 他不能让他们这么快就见面,下意识牵着敖子逸逃似的离开了机场。


他只希望能多陪他一会儿,请上天原谅他的私心吧。


“逸儿,我放好热水了,衣服也挂在浴室里了,你先洗澡吧。”马嘉祺说完转头走向门口。


“祺祺你去哪儿?”看到马嘉祺要走,恍惚中敖子逸来不及思考,抬手就拉住从眼前一晃而过的手腕,急切得脱口而出。


听到委屈得染上一丝哭腔的声音,马嘉祺顺势坐到床沿,温柔地顺着敖子逸的毛。


“放心,我在这呢,我只是想去楼下给你订晚餐而已,我等你进去了再走好不好?我跟你保证,你没洗完我就回来,嗯?”扬起嘴角给敖子逸一个安心的微笑,任由虎牙肆意招摇。


敖子逸点点头,踌躇着挪到浴室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床上模糊的身影,虽然只看到模糊的轮廓,但他知道那双桃花眼一定在看着他。


即使知道敖子逸现在可能已经看不清楚他的脸了,马嘉祺还是一直笑眼弯弯地看着他,他相信他的逸儿可以感受到的。


听到浴室传来的水声,马嘉祺这才起身离开。带上门的瞬间,无力地靠在门上,扯开一抹苦笑。


逸儿,我可以看做你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依赖我了吗?这几年的陪伴在慢慢打动你了吗?但是否太迟了?见到那个人之后,这一切会不会变得不堪一击?终究抵不过他的一句话吧?


马嘉祺摇摇头,想把乱七八糟的通通甩掉,现在最重要的,是逸儿的眼睛,那双漂亮如宝石般的眼睛,是要用来看遍世间万千美好的,不该是如今这般无神空洞的样子。至于其他的,他都不在乎,只要敖子逸想,马嘉祺都会支持他。


随着视力越来越弱,敖子逸的安全感更低了,马嘉祺不敢离开太久,快步走向电梯。




滴——



马嘉祺端着晚餐进来,眼角瞥见电视上一闪而过的身影,眼底难以觉察的一丝落寞很快被上扬的语调淹没,不动声色地开口:


“开饭咯,小馋猫~怎么洗那么快?”


敖子逸遥控器一扔就扑过来。


“我饿了就洗快一点啦。”


敖子逸打开盖子左瞧瞧右看看,马嘉祺敲了一下眼前乱晃的可爱小脑瓜。


“没有火腿肠,别找啦,乖乖吃饭!”


被看穿了,敖子逸嘴角一撇,赌气地一口咬上筷子。马嘉祺无奈又宠溺地看着小朋友耷拉着脑袋,乖乖扒饭。


“逸儿,真源儿和亚轩儿的婚礼还有两天,明天带你去逛北京吧。”


马嘉祺突然的开口,也正合了他意,因为他现在还没做好见大家的准备,去走走也好。




“什么叫带我?我自己也认得路好吗?”心里明明很开心,嘴上却仍是不留情,含着一大口饭菜,鼓着腮帮子不满地回到。


“好~是我们一起去得了吧?”真拿他没办法啊。


“这还差不多~”敖子逸赢了之后,继续埋头啃饭。


马嘉祺不敢奢望能一直停留在这一刻,但起码久一点,再久一点。


第二天,敖子逸起得特别早,马嘉祺醒来的时候,看到他已经洗漱完了。这么久都没到动静地做完那么多事,马嘉祺顿时心里有一片区域软软的,也暖暖的。




马嘉祺选择了北京的老街,在老胡同里,偶尔有小猫小狗跑过,相比于美国热闹喧嚣的街市,这里显得清静多了。




听到前面有吆喝卖糖葫芦,四处乱看的敖子逸瞬间扭头。马嘉祺准确地捕捉到了敖子逸的小动作,牵着他走过去,伸手从架子上拿了一串,递给他,如愿看到小朋友瞬间明亮的笑颜。




“谢谢祺祺~”敖子逸伸手接过,手指却略过竹签,抓了个空。




敖子逸笑脸瞬间凝住了,原来,他连这么近的,也看不清了吗?




马嘉祺似乎也没想到他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立马收住了一闪而过的惊讶,看着他迅速垮下来的脸,伸手搂过他。




“听说北京这儿的这糖葫芦可好吃了哟,很甜很香哟,我哥哥以前经常吃,哎呀说得我口水都流了,要不你不吃了把这串给我吧?嗯?”




“我不~你快给我,我要吃。”敖子逸听到不给他吃,马上不干了,踮起脚跟去够马嘉祺举高的糖葫芦。


打闹间,总算让敖子逸暂时忘记刚才的事儿。马嘉祺却没敢忘,看来逸儿的情况恶化的速度出乎意料,有点控制不住了,得快点动手术才行。


tbc.

评论(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