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鑫逸】【嘉逸】错过12(结局)

#竹马情深VS长久陪伴

#其实想写长一些,但是我怕过后又没时间,拖太久实在不好。有点舍不得,以后没人催错过了,哈哈哈!

#结局了,那需要番外这个东西吗?😏

------------------------------------

        两人回到公寓的时候,剩下的人都还在客厅里,看到进来的两个人表情时都一脸莫名,小阳低着头一声不吭,泗旭让他先坐下。

      “霖儿,你去把小马哥叫下来吧”天泽捏了捏贺峻霖的脸,后者点点头就转身上楼去了。

       贺峻霖轻轻推开敖子逸的房门,床上两个相拥而眠的人,让他鼻子一酸,走过去拍了拍马嘉祺的肩膀,示意他出去。马嘉祺回头看了眼睡得不安稳的敖子逸,在他额头浅浅地落下一个吻,才把胸前揪着他衣服的手,慢慢掰开放回被窝。

       两人下来刚坐下,泗旭看了眼都到齐了,就先开头,“皓扬哥,你来说吧。”

    “什么?”“你叫他什么?”“啊?”

      丁程鑫最先冷静下来,他跟那人,还有敖子逸之间的事儿,他比现场的都要熟悉,就算惊讶,也能压下来弄清楚事情。

       徐皓扬抬起头,扫了一眼全部人,起身鞠了个躬,轻声说了句抱歉,才慢慢把这么年藏在心底这个沉重的秘密说出来。

      “小逸没有背叛你,他只是不想拖累你,当初他根本不在房里,还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教了那个孩子舞蹈之后,那个孩子就一会粘着敖子逸,并且通过敖子逸,他也慢慢接触到丁程鑫。其实好几次,敖子逸都发现那个孩子私下约丁程鑫练舞或者吃饭,他一开始没多在意,只当是一个小师弟对师兄的崇拜。直到有一天晚上去练功房找丁程鑫的时候,发现在地上睡熟的丁程鑫,怀里抱着那个孩子。那时候刚出道不久,徐皓扬也离开了,敖子逸想要咽下去求得团里稳定,他本也不是会主动说出来的人。这些都是敖子逸离开前跟徐皓扬说的,打从心底,敖子逸还是很依赖他的,只可惜,他也没办法回到他身边,去抱抱他。
      
       慢慢地,敖子逸觉得眼睛有时候会突然模糊看不到,但过一会儿又好了,他也只当是太过于劳累,休息不够,没放心上。直到有一天,他看到镜子里眼角流下的两行血泪,他才意识到严重性,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给的结果是眼球病变,但是查不出病因,需要住院进行更进一步的检查。

       突如其来的噩耗让敖子逸有些无措,没有选择住院,只在没有训练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去医院检查。团队处于起步时期,丁程鑫又跟别人暧昧不清,他不知道要很谁讲,所有的不安都自己承受。

       最先发现他的异常的是马嘉祺,他去换衣室帮敖子逸拿外套的时候,看到了掉落在地上的检查报告,刚打开,敖子逸就匆匆地赶回来,一把抢过马嘉祺手里的纸张。

      马嘉祺以公开为威胁,敖子逸最终还是跟他说了,那段时间,陪敖子逸去医院治疗的,也只有马嘉祺。

       时间在过,却丝毫不见好转,眼睛看不见的时候越来越频繁了,医生下令要他终止活动,全心治疗。商量之后,敖爸敖妈决定让他去国外治疗,而马嘉祺毅然决然地放弃一切陪他远赴美国。

       除了李飞,他们没有告诉公司任何一个人,一去就是六年,杳无音信,切断国内所有的联系。马嘉祺边带他治疗,边私下接工作,加上积蓄,日子倒也不会难过。回国前,查出了原因,是敖子逸曾一段时间连续服用异烟肼和利血平,导致眼球急剧病变。可惜国外给的结果都是摘除眼球,但敖子逸不愿意,一直拖着,直到现在几乎看不见。

       而眼睛出现问题前的那段时间,那个孩子几乎天天都跟他一起吃饭,给他准备饮料。敖子逸原本不愿意相信,在那个孩子多次打电话威胁他,不许他回来的时候,彻底破灭了最后的一丝自欺欺人。

       徐皓扬悄悄陪他的这段时间,曾跟那个孩子接触过,也查清楚了这一切。

      “我之所以会回来,也是在等他,抱着自己的那点私心。他一回国,我就派人跟着他了,但是很抱歉,还是让他受到了伤害。那个孩子,其实是陈俊西,后来也离开了公司,目前也不知道他在哪儿。他一直都喜欢丁程鑫,他是因为丁程鑫才来的公司,通过小逸接触到之后,才知道小逸跟丁程鑫已经在一起了,他其实很恨小逸。但是给小逸致命一击的,是你,丁程鑫,那段时间他已经很无助了,但是你却完全没有发现,继续跟陈俊西暧昧不清。他离开后也没放过他,各种拈花惹草,你真当他不知道吗?更让我想杀了你的是,你居然敢动他!”徐皓扬说到后面,眼底都是腾起的怒气。
      
     “我没怪他!”

       听到声音,大家都往楼梯口看去,敖子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楼梯口了,也不知道他听了多少。

     “逸儿,你怎么下来了?还不穿鞋,真是的。”马嘉祺立刻迎上去,嗔怪毫不掩饰,敖子逸心里暖暖的,扯开一个笑容安慰他。

     “祺祺,你抱我下去吧!”

     “好~”

     “好~”

       马嘉祺熟练地抱起敖子逸走下来,放他坐到沙发上,拿毛毯盖好。两人旁若无人的亲密无间,其他人纷纷看向徐皓扬和丁程鑫。
      
       “小逸~”丁程鑫隐忍着痛苦的声音,喊着这个让他痛了六年的名字。

       “老丁儿,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我现在不也好好的吗?而且,我有人陪着!”敖子逸打断了丁程鑫,他不想再纠结过去了。侧头看向马嘉祺,那人跟他一样,也温柔地看过来,真好,他的眼里始终都是自己。马嘉祺搂了搂敖子逸的肩膀,心里是无限的感动,他终于看到自己了。

       “皓扬哥,没想到是你,谢谢你救了我,也谢谢你这么多年的帮助,对不起,我~”敖子逸怎么也没想到徐皓扬居然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但他自始至终都没能给他回报,这个待他像亲弟弟一样疼的哥哥,他有的,只是无尽的愧疚。

      “小逸,这是我自愿为你做的,你不要觉得对不起我,只要你开心、幸福,皓扬哥就满足了。”徐皓扬压下心底的酸涩,还是开口祝福这个让他牵肠挂肚放不下的小小逸。

       “关于陈俊西的事儿,我不想再多追究,他只不过是爱一个人而已,他害怕我回来会抢走你。其实他从没离开过你,所以,老丁儿,我想拜托一件事,可以吗?你帮我找到他说清楚吧,以后,不要再恨我了,他的偶像丁程鑫不再是我男朋友了,我不想他一辈子活在怨恨里。老丁儿,你可以帮我吗?”

       “小逸,对不起,真的回不去了吗?即使我还爱着你,很爱~”丁程鑫看着敖子逸一脸的淡然,但还是不甘心地做最后的挣扎。

       听着丁程鑫近乎哀求的语气,敖子逸握着马嘉祺的手,明显一紧,最后还是开口了,“我决定跟马嘉祺回美国做手术了,他付出了六年,没有人能比他更爱我了。”

       笑靥如花,即使模糊,敖子逸也知道旁边的人,一定在看着他。他这一生很幸运,不同的时期遇到了不同的人,来来往往,但最幸运的是,马嘉祺从没想过离开他。

       马嘉祺曾说他是自己的追光者,敖子逸想告诉他,其实,他才是自己的光!
        
   
------------------------------------
END.
      

评论(26)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