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嘉逸】【鑫逸】错过4

【嘉逸】【鑫逸】

竹马情深vs长久陪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马哥,你今天会来吧?”低沉如大提琴般的成熟嗓音,此刻因对着熟悉的人而俏皮地上扬着,带些许撒娇的意味。今天是张真源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当然希望所有兄弟都能到场,这样才更加圆满。

“小马哥,我不管,你一定要来,你不来我就没有马骑了!”宋亚轩儿叼着个大白馒头挤过来,还没咽完下去,就嘟着沾满馒头屑的小嘴冲屏幕大喊。

张真源扶住宋亚轩的肩膀让他靠在胸前,把镜头转向急切又傲娇的爱人,宠溺地看着他,眼睛都眯成一条缝,连眉梢都写满笑意。

“当然来呀,我们瑶瑶的婚礼怎么能不来?我可是有备而来的,你要接住招喔,我闹洞房可厉害了!”马嘉祺也被这份幸福感染,看着屏幕那头默契相拥的两个兄弟,发自内心为他们开心。



“你在乱说什么啊?我是让你来背我的,不是让你来……闹那啥的……”宋亚轩眼珠子瞪得圆溜溜地反驳,到最后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两颊不可控地飞上两片红晕。

聊了一会儿,手机那头吵闹起来了,张真源和宋亚轩被催去换衣服了。

“那小马哥我们先不聊了哈,哎~我的馒头你快还给我,我要吃!啊~张真源你快帮我抢回来啦~”宋亚轩一边跟化妆姐姐抢馒头拼命往嘴里塞,一边冲屏幕喊。

“好,那你们好好准备。”马嘉祺笑着等那头挂断。

“就让轩儿吃完吧,他开心就好,没关系的……”张真源没有挂断就把手机放到一边了。


看着屏幕的天花板,那头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传来,看来大家还是习惯让对方先挂呀。摇摇头挂了视频,抬头刚好看到敖子逸从试衣间出来。

他不是没见过敖子逸穿西装,也不是不知道他家小朋友撩人的身材,即使这几年瘦了很多,但坚持练舞,线条还是很美,马嘉祺不可控地被惊艳到了。虽是常见的深黑,但因修身的剪裁,恰到好处,给眼前人增添了一分成熟的意味,就好似,一件艺术品。

看到马嘉祺愣在原地,敖子逸疑惑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不好看吗?”

“没,非常好看,很帅,特别适合你!”马嘉祺把他拉到镜子前,站在他身后,从颈后伸手帮他把折叠的领子翻过来,抚平,像把他圈在怀里一样。

镜子里站在敖子逸身后那个堆满笑意的男人,下巴点在他肩头,一样的黑色西装,衬得他皮肤更加白皙,敖子逸猛然发现,其实马嘉祺生得很精致,只是他似乎没有仔细看过他。


“你也很帅啊!”敖子逸从镜子里看向他的眼睛,神差鬼使地脱口而出此刻的想法。

“逸儿,从你口中听到夸奖,我很开心,不过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看的。”马嘉祺温柔的声音,挠在敖子逸耳侧。

架不住马嘉祺深情的眼神,敖子逸腾地脸红了,从脸颊一直红到耳根,粉粉的,像桃子一样,让人想咬上一口。

只是想想而已,马嘉祺可不敢真的咬上去,吓到了他家小朋友就得不偿失了,偶尔调戏一下看他害羞的样子就很满足了。



像变戏法一样,马嘉祺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对水晶袖扣,图案是英文azy的连笔,做工不是很精致,却很别致。

敖子逸疑惑地看着袖扣的图案,“哎?这是我的名字耶?哪来的祺祺?”

“上次看到有做袖扣的,一时兴起就订做了。”马嘉祺一脸平静地说到。

“哦~”敖子逸乖乖举着手让马嘉祺帮戴上。

“好啦,可以了,我们可以出发了。”马嘉祺满意地看着敖子逸,拉着他走出去。

在敖子逸看不到的时候,马嘉祺悄悄戴上了自己那对,图案也是azy。

这对袖扣其实是他在回国前亲自设计并制作的,私心想让他俩在婚礼上戴一样的袖扣,即使那个傻瓜可能不会注意到,失落中也有些庆幸,起码他可以偷偷地,爱着他。

张真源那头,宋亚轩皱着眉头望向身旁的爱人,“真源儿,你说,苞谷会来吗?我不敢打电话给他,我怕!”

张真源心疼地捏捏宋亚轩的下巴,安慰到,“别担心,三爷答应的事,什么时候失约过,他一定会来的,别想太多了,嗯?”

“可是他答应了会一直陪我的,也不是没有做到嘛……”宋亚轩的声音更委屈了。

张真源掰过宋亚轩的肩膀,认真地看着他,“我跟你保证,他一定会来,好不好?”


“嗯~”



宾利在车流中穿梭,敖子逸一路都不怎么说话,面无表情靠着车窗吹风,明明是深秋了,手心却沁了一层汗。

马嘉祺瞥见敖子逸紧握的拳头,心隐隐一阵痛作。

他在紧张,因为一会儿就要见到的那个人而紧张。

真源儿和亚轩儿的婚礼定在北京的一家大酒店,娱乐圈两个出色的歌手结婚,自然逃不过媒体的长枪短炮,进不去内场,场外却围满了记者。

今天特别热闹,两个人的婚礼也给大家一个机会聚聚。公司的人基本都来了,连三个师兄都推了通告过来镇场。

车缓缓停下,马嘉祺率先推门下了车,站在门外微微低头,向里面的人伸出手。

眼尖的媒体一眼就看到了马嘉祺,瞬间无数的镜头对上他。

在稳步上升的时候,突然从娱乐圈无故消失六年的人,如今再次出现在兄弟的婚礼上,似乎还不是一个人,这样的消息比刚才来了哪些大领导来得劲爆。

等了好一会儿,媒体都没看见车里的人出来,只看到马嘉祺仍温柔地笑着,没有一丝的不耐烦,大家纷纷猜测那会是谁得到这样的待遇?

敖子逸太久没有面对这么多镜头,有些不适应,但不至于让他不敢下车,真正的原因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马嘉祺也知道!

敖子逸微微一咬牙,把手放到眼前的手心上,借力跨出车门。

媒体本以为会是哪个美女明星,却不曾想居然是敖子逸,同样消失六年的人,如今一同出现,关系似乎还有些暧昧不明,这让媒体彻底炸开了锅,不敢置信地盯着眼前牵手的两个人,反应过来才猛地按下快门。

他们俩并肩一起出现的时候,在门外负责迎宾的六个兄弟都愣了一下,虽满心的疑惑,不过立马被高兴掩盖了。大家一窝蜂冲上去死死抱住他们俩,恨不得把他们揉进身体里,几个大男人都红了眼眶。

“小马哥~”“小逸哥~”“三爷~”

霖霖窝在敖子逸的怀里哭得说不出话,只是一声一声地喊着他的小逸哥,敖子逸红了眼眶,揉着弟弟的头。玺达站在马嘉祺面前耷拉着脑袋,肩膀一抽一抽的,丝毫没了刚才沉稳的样子。刘耀文扑到马嘉祺身上,揪着马嘉祺的衣服,鼻涕眼泪蹭他一身。泗旭摘了眼镜抹了一把,上前分别锤了一拳他们俩的肩膀。天泽大眼睛上挂满了泪珠,却笑得很开心,转身跑进去叫亚轩儿和真源儿。

“过了这么多年,怎么都没点进步呢?还那么爱哭啊?你是不是怕帅不过我,就把我衣服给蹭脏了?今晚可要帮我洗哟!”马嘉祺笑着推开挂他身上的刘耀文。

“今天轩儿最帅好不好!不帮,哼,谁让你离开不告诉我,不帮就是不帮,呜呜~”刘耀文还没哭够就被推开,耍起赖来了。

“帅苞谷~”一声中气十足却染上哭腔的喊声穿过大厅,敖子逸放开怀里的霖霖,转头就看到一抹白影冲到了跟前,踮脚挂上了自己的脖子。

“花生,都要结婚了还乱抱别的男人啊,一会儿小张张要打我了!”敖子逸搂着自己最疼爱的这个弟弟,看到跟在后面的张真源开起了玩笑。

“张真源他敢?你才不是别的男人呢,你是我的苞谷,我一个人的苞谷~呜~我的~呜~苞谷我好想你啊!”宋亚轩哭得梨花带雨。

张真源上前用力抱了抱马嘉祺。

“乖,别哭了,妆都哭花了,今天你可是要帅帅的,让全场人都羡慕我的花生,知道吗?”敖子逸用指腹帮宋亚轩抹掉断线的泪珠。

宋亚轩从敖子逸怀里抬起头,抽噎着:“我哭了~呃~也是最帅的!小~小马哥,你来~呃~啦?”

“当然啦,我不来,谁来给我们的阿宋当马呢?”马嘉祺笑着掐了掐宋亚轩还淌着泪的肉肉脸。

站在旁边的三个师兄,看着眼前相拥哭成泪人的小弟弟,也被感染了,小天使抿着嘴,鼻子有些酸。对于这群小朋友,他们三个也有一些了解,他们很庆幸,即使他们分开的时间比较多,心却一直在一起。

没有开口,小凯和千千就默契地伸手搭上小天使的肩膀,三人相视而笑。


“大家快进去聊吧,树立和公子你们先去准备一下,要开始了,迎宾的事交给我和你们两位师兄就好了~”小天使哽咽着说到。


“对,你们先进去吧,我们三个不收通告费给你们干活,你们可赚翻啦!”小凯打趣到。

大家都笑了,齐刷刷地喊:“谢谢师兄们~”

“好了,我们知道了,那么大声干嘛?要谋杀我们啊?快进去吧,不要在这碍路了。”千玺一挥手,三个人就转身去跟客人聊天了。


大家拥着两人往大厅里走,唯独有一个人没有跟上去,他冷着脸站在人群外,眼神复杂地看着中间那个人。



为什么?你离开我,就为了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bc.

评论(1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