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嘉逸】恋爱关系-中

#温柔腹黑转学生马嘉祺&慵懒懵懂校草敖子逸

#助攻单身狗丁程鑫

#我写着写嗨了,居然写那么长,那就还有个【下】咯。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种风格。

#5000+

恋爱关系上

01

新来的班主任让敖子逸和丁程鑫很是头疼啊。没有上妆的脸,纯粹天然,一副金丝边的老气眼镜遮掩住那双跟敖子逸有七分相似的眼尾线,普通的职业装套在她身上,因高挑玲珑的身材,倒也没有任何落入俗套的感觉。

这已经是第二次在班上见到她了,敖子逸还处于一种恍惚当中,不敢相信讲台上一本正经却仍能看到嘴角跑出的狡黠的人,是他那个爱玩却备受全家宠爱的姑姑敖姿姿。

作为跟敖子逸一起长大的竹马丁程鑫,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的童年可没少跟着被“摧残”,这位魔鬼来了,他们俩的好日子看到了尽头终点站。

今天跟上次不一样,她身后多了一个陌生的脸孔。敖子逸瞟了一眼身材,脸都没认真看,从穿着大概判定是个公的,就侧趴着桌子转笔玩儿了,没管念叨叨的女人。

“大家好,我是转学生马嘉祺,你们可以叫我小马,以后请多指教。”

哎?新同学声音有点好听哎,但是旁边女生毫不掩饰的花痴也太过了吧,至于吗?有我帅吗?敖子逸嫌弃地啧啧嘴,在心底悄悄给新同学打了个及格分以下。

却在下一秒转头对上讲台边那个腰背挺直的男孩时,他就打脸了。浅浅的笑,在虎牙边荡漾开来,给人一丝如沐春风的感觉,又似一泓清凉的山间水,缓缓流进心里滋润了某个角落。眼神柔柔的,吸引得他忍不住多看几秒,完全不知目光有多赤裸裸。当视线相撞那一刻,敖子逸不自然地先瞥开了眼,动作过快,反倒显得刻意了,揉了一把鼻子,趴回了桌上继续补觉。

新同学的到来,除了敖子逸旁边的空位被占据了,以及女生们多了个偷瞄对象之外,似乎没多大改变。该敖子逸睡觉的时间,绝不见他给你脸听课,该他吃零食的时间,咔咔声少不了。

放学铃声响起,其他人一溜烟地跑没了影儿,敖子逸迷糊地睁开了一只眼,还没适应光线,只得眯着眼。眼睑下印出了手表的印迹,头发翘起了几撮,本人却根本毫不在意。没有聚焦的眼神,引得马嘉祺失笑。

听到耳边的笑声,敖子逸这才发现身边多了个人。抓了两把头发,说了声“嗨,哥们儿”,就起身准备去跟丁程鑫吃饭。

“敖子逸同学,我刚来育才,对这里不是太熟悉,请问中午可以跟你一起吃饭吗?”马嘉祺看着眼前潇洒离开的背影,直觉告诉他,他必须要开口搭讪。

“哈?哦,可以啊!”

丁程鑫收拾完自己的书包,走过来三下两下把敖子逸的作业也塞进了包里。马嘉祺看着两人默契的气场,心里有些吃味。

“三儿,这位小马同学呢,就是那天对你伸出援手的帅哥啦。”马嘉祺还来不及为自己的格格不入而失落,丁程鑫就自来熟地搭上他的肩膀。

再次听到这个让他耿耿于怀的尴尬事情,敖子逸瞬间彻底清醒,表情可谓五颜六色。最后讪讪地来了一句:“那个,你——手没断吧?”

看着敖子逸别扭的模样,马嘉祺一扫阴霾,歪着头挑眉:“断没断,再试试就知道咯。”

敖子逸蹭的从脸颊红到耳后根去,嗨呀,这天气真是有够闷的呀,搞得呼吸都不顺畅了。

校园中一贯的帅哥风景线,今天格外靓丽啊,两个肤白貌美的大帅哥,笑盈盈地微低头对中间那个稍微小个一点的帅哥说着话。只是这个公认的校草今天稍显高冷,不怎么说话嘞,脸蛋倒是红扑扑的,路人心想,难道是发烧了?看来帅哥要照顾好自己啊。

02

这是马嘉祺来的第七天了,也是敖子逸被抓来连续课后补习的第六天,而小老师,正是新来的马大帅哥。

敖子逸在位置上百无聊赖地咬着铅笔头,时不时瞄一眼窗外操场上一堆顶着仍毒辣的大太阳在狂奔的热血青年,此刻他无比向往绿茵场。这放以前啊,这实在不是他的性格,在敖少的理念里,有闲工夫去太阳底下暴晒活受罪,还不如在教室吹着小风扇,顺便看两本武侠小说陶冶情操来得实在!

但现实的情况跟理想中还是相差甚远的,此刻坐在自己面前,正认真地帮他看物理题的马同学,生生打破了他的幻想。自从这位转学生学霸从丁程鑫那里知道了自己的浪荡事迹,就自告奋勇地接下了他的课后辅导的工作,没有任何的不情愿,还享受其中,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位新同学未免太热情又乐于助人了吧!

本来想向丁程鑫求助,他的杀手锏——可怜兮兮一双泪眼还没使出,他的“好兄弟”就像丢烫手山芋一样,无情地把他丢给了马嘉祺,自己溜之大吉跑去打球了,还顺便跟马嘉祺达成了某种自己没看懂的协议和默契。

罢辽,交友不慎!

腹排完,百无聊赖地研究起马嘉祺的长相,其实细看,这家伙不但性格好,长得也不是一般的好,虽然和自己相比,还稍逊一筹啦。下颌线很明显,却流畅柔和,没有一丝凶恶的感觉。嘴巴是女生也会羡慕的小嘴薄唇,粉粉的,有点像自己刚吃的果冻,不知道两者相比,那个更好吃?鼻子挺俏秀气,山根旁是两颗葡萄仁般镶嵌着的眼睛。细碎的刘海刚到眼睛上面,露出来是单眼皮,却意外地好看,睫毛很长,想把小扇子,好想摸一下喔。

这是敖子逸一大萌点,当太专注看一件事物的时候,表情就完全失去控制,如果现在有一面镜子,敖子逸是打死也不会承认里面那个满脸赞叹和花痴相的人,是他自己本人。

马嘉祺目不转睛地看着作业本,表面没有一丝波动,似乎对对面的人赤裸裸的打量全然不知。其实内心如何的汹涌澎湃、小黄人高兴,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吧。

再这样被一个可爱的小萌比,用他杀伤力满级的圆溜溜大眼睛,直勾勾地盯下去,恐怕就要忍不住了。

“嗯,不错,题倒是都写对了,是聪明的呀,你以前的成绩是闹着玩儿的是吗?”

“哼,我敖哥只不过是懒得学,不然有难得倒我的吗?”

看着小朋友胡子要翘上天的得意,也没拂他的兴,顺着口风下去,“那这么厉害的敖小哥,我们今天吃什么呀?”

“嘶~我想觉得吧,是个男人,就必须吃重庆的麻辣火锅,今儿个小哥带你去吃地道的火锅,不要太感谢我哈。”

小朋友着一件黑色风衣,大摇大摆走在前头,美曰其名要为其开路,林荫道间,时不时传出两个少年的打趣声。夕阳染红了山头端上的一片天,温柔的暖光透过枝头,落在小朋友俏皮的呆毛尖儿上,也落入那双明眸里,煞是可爱。

校园里人员渐渐稀少,黑幕正一寸一寸地吞噬周边的事物,路边两排的节能灯已经开启。篮球场边的丁程鑫,灌了一大口水,正疑惑马嘉祺和敖子逸怎么那么久都没来找自己。跟球友打了声招呼,就跑回教室去了。

“小马~三儿,我饿啦。”

拉长的尾音试图证明他到底有多饿,但回应他的,只有空荡荡教室里的回音。他心生一种不好的预感,是他不愿面对的。

掏出手机,咬着牙给敖子逸打电话,十通“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在丁程鑫要暴走的边缘,那边终于接通了,但是开口的第一句话,差点让他想顺着电话线爬过去就是一顿暴打。

“喂,老丁儿,什么事儿啊?我跟马嘉祺在磁器口吃火锅呢。”

“……”

喵喵喵?说好的放学一起去吃螺蛳粉呢?虽然是我提议的,就算是你嫌弃的,但你也答应了呀!这年头,趁我打球稍不注意,就带着伙计悄咪咪丢下我,跑路去吃麻辣火锅是什么操作?不得不说,很蛇皮。

罢辽,交友不慎,宿舍门口自动售卖机的TFBOYS康师傅泡面也很美味,哥不忧伤。

03

丁程鑫自认为绝不可轻易原谅的火锅事件,最终在某个厚脸皮的、不知卖萌可耻的、死活不撒手的大型人形挂件的连续撒娇攻势下,缴械投降了。能怎么办?全部人都宠着他,要是敢再继续生气,他要是一个不高兴了,回家又一个不小心的告状,最后估计估计会死得悄无声息。挥挥手,那个不带走人间一片云彩啊。

算了,生活还是要坚强继续,因为你不走下去,永远不知道下一秒有没有更大的打击!

体育课听来是属于青春洋溢的少年的,却唯独不包括敖子逸小朋友。丁程鑫每日一问,为啥敖哥从不需要运动,却愣是在高二就蹭到了将近一米八的校草标准身高。而疑问的对象只丢给他一个“你不懂哥,哥是个传说”的欠揍表情。

罢辽,交友不慎。

马嘉祺轻轻推门进来,果然在教室里看到了运动场上缺少的那个人。某个圆脑袋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嘴唇随呼气而嘟起,发出轻微的噗噗声。默默拿出手机调为前置,坐在桌子前面看着敖子逸,抬手侧拍了一张,满意地换了壁纸。

“敖子逸敖子逸——”惊天动地的大嗓门在走廊尽头响起,划破了眼前安静和谐的画面,敖子逸也因为突然出现的突兀声音而皱着眉头,不满打扰,蹭了蹭手臂,换个方向继续睡。

声音越来越近,已经来不及出去制止了,烦躁得马嘉祺想抓住门外的人就是一顿暴打,然后直接丢下楼去。

敖子逸揉了揉眼睛抬头,还没看清门口的人,耳边又听到一声哀嚎的猪叫。侧过身堵住耳朵,等待不悦耳的声音停止才睁开眼,看到丁程鑫捂着胸口一脸痛苦,地上躺着马嘉祺的英语辅导书。

“啊——马嘉祺你干嘛砸我?要是砸到了我的帅脸,以后怎么勾引…吸引漂亮女孩儿?”

“不好意思,手滑。”

敖子逸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的两人的对话,秃驴了一把头毛,冲马嘉祺问,“现在要去哪儿?”

丁程鑫一脸震惊地看着把自己忽视地很彻底的两个人,瞬间炸毛,“喂,被砸的是我,都不关心一下我的吗?啊~我的小心心受伤啦,我要逸逸的香吻亲亲才能好。”说着张开手就直接扑过去,还很自觉地努起嘴巴,敖子逸一脸黑线地翻了个白眼,对好友的不正经表示极其嫌弃。

本来就只是想找点存在感,也不可能真亲过去,但是某个人的眼神吓得他瞬间怂逼,在快靠近到敖子逸面前的时候,硬生生拐了个弯抱住了自己。幸亏哥眼观六路,要是不及时收手,估计马嘉祺弥漫的黑气压都要烧起来了。偷偷咽了一口口水,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小命要紧。

在气氛要陷入蜜汁沉默境地的时候,敖子逸开了佛口,“丁程鑫,你要干嘛?”

“我?也没什么,就是找你去打球。”突然被点名,丁程鑫愣了一下。

“你有病吧,不去!”说完又准备趴回去,继续跟周公切磋,打扰睡觉者,罪该把篮球放气。

脸还没贴到桌面,一只手托住了他的下巴,敖子逸被迫保持着仰头的姿势。顺着这只手看向它的主人,想搞清楚这位哥又想干嘛?这个视角的敖子逸,眼睛显得更大,由于眼珠子看得太上,酸涩后猛地眨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妥妥的卖萌。

“我去打球,逸儿你陪我好不好?打完下课我们去吃饭。”

“哈?喔~”

马嘉祺满意地看着懵着答应的小朋友,眼底的一丝狡黠一闪而过。敖子逸打着哈欠挂到马嘉祺的肩上,让他拖着往外走。

好困啊,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啊?哎?我刚才要干啥来着,咋想不起来了?不管了,先去吧,反正一会儿有吃的。

丁程鑫在后面,扶住了自己的小心脏。喵喵喵?还有人看得见我吗?还记得刚才我的待遇吗?

罢辽,交友不慎。

球场上,因集齐的三个大帅哥,场边瞬间围了一堆小迷妹,还有一些单纯凑热闹、默默在心底羡慕却无处诉说的男生。

“马嘉祺,一会儿可不要说我欺负你啊!”

“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逸儿,要为我加油喔。”

敖子逸向两人翻了个近乎全白的白眼,他对这种粗暴的运动完全不感兴趣,在旁边找了块看起来草嫩一点的草坪,盘着腿喝奶茶了。

大家都知道丁程鑫是出了名的运动阳光少年,篮球打得贼溜,而新来的马同学,还没露过手,但看着气焰,估计也不是什么善茬儿,这将会是一场精彩的斗牛哇。

一开球,丁程鑫便掌握了主导权,左右的假动作骗过马嘉祺得以靠近篮筐,毫不犹豫将球送出去,取得首杀。

马嘉祺勾勾嘴角,接过球不甘示弱,运球动作干脆利落,转身避开防守,一个帅气的篮板球。

你来我往,十几分钟下来,愣是不相上下,场边的人都没料到看似柔弱的纤细少年,在球场上会瞬间化身猎豹般势不可挡。

敖子逸摇了摇手里的空奶茶杯,看向势均力敌的两个人,赞许的目光锁定了场上的虎牙少年。眼见这场球是停不下来了,再不出手,要跟午饭说拜拜了。拍拍屁股粘住的碎草,也不管战况如何激烈,扯开嗓子就喊。

“我饿啦。”

这句话就像魔咒一样,上一秒还在狂奔的两个人,几乎在同一瞬间停下来了,默契得让人忍不住拍手叫绝啊。

“那我们去吃饭吧。”马嘉祺把球丢给丁程鑫,径直向声源走过去。额前汗湿的一层薄刘海,吧嗒地往下滴着汗珠,落在脸颊被泛红的手背拂去。敖子逸猛然觉得阳光下灿笑的少年,迷人得让他移不开眼,脚不受控制地走出去了。

“我说小马锅,没想到你这么会打球啊,还挺帅嘚。”敖子逸边揽过马嘉祺的肩膀,边走向食堂。

被夸的人心情甚是明媚,嘴角都要裂到耳根去了,恨不得把“我好开心”写在脸中央了。

丁程鑫抱着颗篮球,看着交谈甚欢的两个人越走越远,从头到尾被当空气,有种想把敖子逸的衣服扔到垃圾桶里面的冲动。哈喽?我们是平手好吗?灵魂发问,哥打球不帅吗?不帅吗?吗?

罢辽,交友不慎。

敖姿姿从树后走出来,看着离开的三个人,又打了个电话,“有点精彩喔,小木头可能要开窍咯。”

tbc.

评论(23)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