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嘉逸】占有·上

#ABO

#嘉逸HE

#嘉逸|祺轩|鑫逸

#困着打,有些词句没有太仔细斟酌,用错了提醒一下,谢谢!

---------------------------------

01

眼皮像灌了铅,勉强撑开都要花费敖子逸好大的力气。这一觉睡得异常安稳,体力也稍微恢复了些,或许是因为手掌传来的温度,让他过于安心吧。这是他三年来最长的一次觉,长到他不愿意醒来,生怕这一切都只是南柯一梦。



扎着针管的右手被人小心地拢在手里,所以不至于感到药水进入身体后的凉意,被呵护的感觉很甜。床边的男人歪头靠在自己的右手臂上,睡着的样子少了日常的锐气,微张着嘴,薄浅的两片唇,随呼气的节奏嘟起落下,显得可爱又带些许少年气。



伸手抚过马嘉祺有些凌乱的发端,柔软的质地不会觉得扎手。这么平静又美好的画面,谁能想象昨天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



好不真实!好怕!



这样的幸福敖子逸从不敢轻易奢望,眼前的一切美好得像一幅易碎的玻璃画,一不小心触碰到,就会碎一地,顺带带走心上最后的一滴血。



刚睡醒的时候,总是那么脆弱,不争气地,竟然有些湿了眼眶,此刻,他好想身边的人抱抱他,亲亲他。暗自嘲笑自己矫情,以前没有他的时候,不也一样过来了嘛?咋现在就不行了!



咕噜噜——



肚子很不合时宜地叫了,敖子逸迅速捂住肚皮,试图把声音隔断,却发现这近乎愚蠢的行为徒劳无功。



身边的人果然立刻睁开了眼,蒙着一层朦胧还未清醒,眼球的红血丝和眼底的一层浅浅的青,都在控诉他这段时间的不好过。



“逸儿,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都不叫我呢?还有没有不舒服?饿了么?想吃什么?嗯?”



敖子逸愣愣地看着心上的Alpha一股脑地把问题丢过来,紧张的样子让他心里一暖。食指挠挠马嘉祺的尾指,手上稍稍用力想把人拉下来。



“抱抱~”



软糯的声音让马嘉祺化了一片,俯下身子曲着手肘小心翼翼地撑在敖子逸的耳侧,不至于全部重量压在他身上,慢慢释放信息素安慰自己的Omega。敖子逸紧紧地圈着马嘉祺的脖子,脑袋蹭在他的肩窝,贪婪地吸着属于自己男人的味道。



门外的丁程鑫收回了脚步,他的小逸现在很幸福,他也该放手了。



02



三年前,重庆的冬季还是来得那么猝不及防,一场雨就进入了毛衣的季节。一墙之隔,客厅里倒是暖烘烘的。



“亚亚,为了庆祝你发新歌,明天想去吃什么?小马哥带你去!”



马嘉祺揉了揉这个弟弟的锅盖头,手直接下来就掐住了圆乎乎的肉脸,原本的甜笑瞬间被掐扭曲了。



还带着婴儿肥的肉爪子软软的,抓在马嘉祺的手腕上,像包裹了一层棉花。



“我要吃重庆大杂烩,冬天跟火锅最配了。如果还有馒头的话,简直就是神仙的日子啊!”小嘴一张一合,像极了小黄鸭,马嘉祺宠溺地搓了搓他的脸。



“好~都听我们小王子的~”



“那你要吃什么?哥!”脸被禁锢着,拉不动马嘉祺的手,只能把眼睛挪过去看角落里的敖子逸。



“啊?怎么了花生?”思绪飘忽突然被点名,刮了刮鼻子掩盖眼底要控制不住溢出来的感伤。



“哥~你在想什么?你在想我吗?”



宋亚轩挣脱马嘉祺的魔爪,踩着沙发跳过来,抱着敖子逸的胳臂黏上去,眼睛亮亮的看向他,惹得敖子逸心底猛地咯噔一下。宋亚轩天生就软萌,有着Omega最极致的特质,还未分化已经可以预示将来会是怎样的尤物,连他这个Omega都忍不住惊叹,又有那个Alpha能不心动呢?



没有得到敖子逸的回应,又摇了摇他的胳臂,最后直接跨腿过来跪在他的腿上,伸手来回摸着两人的额头。



冰凉的触感拉回了敖子逸一些思绪,无奈地撑着宋亚轩的胳肢窝把他从腿上抱下来。已经分化之后,加上宋亚轩慢慢长大,抱他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了,但是他的倔强让他咬着牙不表现出分毫。



当他知道结果那一天,他庆幸又迷茫。马嘉祺比他更早分化,是实打实的Alpha,万众瞩目,也包括他。一方面他为至少跨越了性别这一坎,跟马嘉祺有那么一丝可能性在一起而小庆幸,而马嘉祺对宋亚轩的疼爱又像根根锋利的针扎在心上,千穿百孔,鲜血淋漓。



检查结果被他扔进了垃圾桶,除了无意间看到的丁程鑫,至今还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分化结果,只以为一向照顾别人的小逸哥是Bate。



“小傻子,哥没发烧,哥有点困了,你先跟鑫哥一起玩儿。”



轻轻推开宋亚轩,他承认他鸵鸟了,他不能再待在这里,马嘉祺看向宋亚轩的眼神太过于宠爱,他疯狂嫉妒了,他怕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冲上去摊开一切。



爱情真的会让人冲昏头脑,变得不像自己,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因为吃亚轩的醋,而刻意说出让他去找丁程鑫,而不是马嘉祺。



私心和嫉妒而已嘛,难道我敖子逸就不能有了吗?



离开的人,只留一个带着哀伤的背影,他满心扑在马嘉祺身上,却不知道另一个人,一直都在关注他,他的恍惚,他颤抖的指尖,都收在眼底。



小逸,你眼里自始至终,都只有他!那我呢?我的付出和陪伴又算什么?



03



订餐这种事从来都有丁程鑫和马嘉祺去做,从不需要其他人操心,只管带嘴巴去吃就行了。



一行人都吵吵闹闹的,围绕着他们当中的伪老幺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敖子逸发现自己竟然会嫉妒宋亚轩,是因为连最小的霖儿都宠着他的原因吗?似乎不是吧,只有马嘉祺亲昵地旁若无人地贴近宋亚轩的时候,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甚至想要冲上去拉开他们。



心里有事,不自觉地渐渐脱离人群,走在了最后,丁程鑫及时揽过他的肩膀,把他带回人群中,没人发现角落的小插曲。



饭桌是长方形的,敖子逸自己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反正今天的主角不是自己,又何必去凑热闹?



马嘉祺牵着宋亚轩去了桌子另一头,也好,省得在自己面前更加难受。



锅里的红油在翻滚,热气腾腾的,敖子逸却兴致恹恹,没有什么胃口,闷热的空气让他脑袋有些昏沉,碗里的山药只扒拉了几口。



“来,让我们为亚亚的新歌举杯!”



桌上除了宋亚轩的杯中是白色的牛奶,其他人都是啤酒,本来丁程鑫想给敖子逸倒牛奶,被他拒绝了。



那个人都丝毫不在意,自己作这么多又能怎样?不是那个人的宠,他不想要!



冰凉刺激的啤酒滑过喉咙,冷彻心骨,四肢凉透,进入胃里却灼烧得一阵绞痛。眼角染上了丝丝泪意,宋亚轩碗里堆砌的小山,刺痛了他的眼。



快到发情期,力不从心的同时,心情也异常烦躁,手里还在赌气般仰头猛灌着酒。为什么还不醉呢?突然好讨厌自己的酒量啊!醉了就不会痛了吧。



周遭嘈杂的、热闹的都跟他无干系,置身事外却没有任何的洒脱感。



“喝——大家都喝啊——”



对面传来的嚷嚷,敖子逸知道那人又醉了,作为一个Alpha,各方面都胜人一筹,偏偏酒量惨不忍睹,却又很爱喝。



“唉,真丢人,小马哥又成功地醉了,大家也吃得差不多,收拾收拾回去吧。”李天泽翻了个白眼后,无奈地看着身边的男人,真想就丢这儿不要了。



“泗旭你和天泽两人架着嘉祺,我先去结账,我真怀疑这家伙每次都喝醉是故意的,这样就可以不掏钱了。”丁程鑫看了眼摇头晃奶的马嘉祺,认命地抓起钱包去结账。



一路折腾,终于到家了,李天泽像扔枕头一样直接把马嘉祺往床上甩。自己明明是个Omega,为什么每次都要干这种体力活?



“谁照顾他?反正我不干,我还要多活几年!”李天泽甩下一句话就先开溜了,不是他没良心,是马嘉祺喝醉酒发癫得他差点想送精神病医院里关十天八天。



“我来吧,今天出去疯了一晚上,也够累的了。”丁程鑫在敖子逸开口之前抢先一步,他不是不知道马嘉祺的尿性,但他不想敖子逸再接触马嘉祺,何况今天他也够累了。



“你确定吗阿程哥?这可是小马哥哎,酒醉魔鬼,你不要命咯?”贺峻霖夸张的神情试图说服干了蠢事的丁程鑫,却意外地收到了一个白眼。



“都去睡吧,每次喝醉,除了我没人能对付这家伙。”即使很累了,他也不想放过难得的靠近他的机会,享受这段属于他们俩的时间。



“那逸哥,小马哥就交给你,我们先撤了,你加油。”陈泗旭拍了拍敖子逸的肩膀,顺便拉走了不愿离开的丁程鑫。



合上门的那一瞬间,敖子逸彻底卸下伪装,房内就只剩下他和醉得不省人事的马嘉祺。只有这个时候,他才可以毫不顾忌地看着马嘉祺,无须在意他人的感受,也不用担心马嘉祺会看穿。



床上的人开始烦躁不安,闭着眼咿咿呀呀,手上逮着东西就往前砸,枕头、玩偶、手机和水杯丢完了,就一骨碌地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满屋子乱逛。



敖子逸没有立刻去抓人,淡定地先去卫生间拧热毛巾,出来时就看到马嘉祺正抱着垃圾桶傻笑,一脸黑线地从他怀里把垃圾桶抢过来,丢到角落里。



那人明显不满被抢了东西,大声嚷嚷着要敖子逸还给他。声音吵得敖子逸耳朵都疼,一块毛巾就盖他脸上,给他盖懵逼了。抓着他的手腕用尽全力把他扯回床上,不愿安安分分地躺着,就是要抱着敖子逸。



看着比自己高大的男人此刻像个树袋熊一样缠着自己,只能腾出一只手来帮他擦脸。可能是整舒服了,渐渐安静下来了,靠在敖子逸肩窝没了声。虽然别扭的姿势要用尽全力才能支撑住身上的人,心里却是被填满的,明知道不应该,却仍然舍不得放开。



马嘉祺,你说说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每次伤我到想要一狠心就直接放弃你的时候,又这样赤裸裸地依赖我,你真的好狠!



拼命告诉自己不能再抱了,才慢慢把人放回床上,掖好被子准备离开,手腕却被握住了。床上的人似醒非醒地看着敖子逸,一用力就把人带上了床,刚好压在胸前。



敖子逸还处于呆愣状态,连绵不断的吻就落在了他的唇,夺走了他的呼吸。或许是带着酒气的吻让人更加痴迷,以至于敖子逸忘了反抗。



手已经往禁地去了,敖子逸猛地惊醒,想要推开,而自己的力气又怎能敌得过年轻气盛的王者?



各种情绪掺杂在一起,他失去了判断能力,
一步,再一步,敖子逸纵容着事情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此处省略一万字,自己脑补吧!)



完事儿后已经疲惫得说不出话,索性就窝在马嘉祺的怀里睡了,肌肤相切,过后的一切就等以后再说吧。



---------------------------------
tbc.

评论(37)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