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鑫逸】无题3

无题1
无题2

冰冷的职业杀手&小十岁的小奶狗

名字我抢的,故事我掰的

有以前的小伙伴

-----------------------------------


万花丛中,最惹人的当属艳丽高傲的红玫瑰,谁不愿放下身段,只求能多靠近它一毫厘?


爱上满身是刺的玫瑰,若心存怜惜,狠不下心把它的刺通通拔掉,那么,越是靠近,越会鲜血淋漓,即使再小心翼翼,也无济于事!


可带刺的玫瑰,早已甘愿为别人把防护层褪尽,留他一手的香气!


似乎,一开始就是自己的错,真如那人所说,不该我的,别奢望!


可如今,似乎由不得黄宇航选择了,迈出了第一步,前面即使是万丈深渊,也得咬牙前行!


“黄先生,请回吧!”老佣人不带一丝感情的沙哑声音,冲破黄宇航的自我混沌。


呵,果然,你身边的人,真是与你如出一辙啊!


想要一笑置之,表现得不以为然,却发现嘴角沉重得抬不起来。


独自穿过长廊,想快点逃离这个熟悉到让他呼吸都觉得痛的地方。


阳台上背手而立的男人,眸子渐收,轻晃着高脚杯,殷红的液体随即滑入喉咙。像蓄势的狼,暗黑中的王者,毫不顾忌地释放危险的气息,逼退猎物。


看着楼下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丁程鑫拨通了电话,那头清亮的嗓音随即响起耳边。


“阿程~”


“他来找我了,把中东那块压紧,这次,我要他永远不得翻身!”


“好!”


对于黄宇航的突然离开,马嘉祺略有耳闻,却从不主动插手。


丁程鑫为何对黄宇航近乎窒息的逼迫,这些不是他要考虑的,他只需给予完全的信任,执行命令即可。


该他知道的,自然会在适合的时间让他知晓。


浴室门开了,敖子逸套着一件宽松的浴袍走出来,水滴顺着发梢滑过下颌线,无声的嵌入地毯。


少年特有的青涩身材,似初抽芽的枝条,渐渐成型,领口外敞,锁骨随动作若隐若现。


喉结滑动,口干舌燥,似乎刚才入喉的果酒,都是假象。


一如既往地牵过敖子逸的手腕,拉到床边给他吹头发。


还没到床侧,敖子逸就挣脱手上的束缚,蹬掉脚上的拖鞋跳到床上去,抱着金毛犬布偶咕噜地滚了几圈,最后盘腿坐在大床中间,眨巴着大眼睛,仰头看向丁程鑫。


忍不住伸手秃噜了一下少年的炸毛,他们,还真像啊!


时而安分地任你揉捏,时而耍点小聪明,折腾得你够呛。为了吸引你的视线,总是一副天真无辜的样子!


看到少年眼底的狡黠,笑了笑,伸手揽过他的肩膀,让他靠坐在自己的胸前。


敖子逸叉开腿摊在丁程鑫怀里,像个大爷一样等着他伺候。身后温柔的手指穿过发间,时而轻轻按摩打转,而他,则喋喋不休地重复着今天琐碎的事儿,从早到晚,唯独没有提突然造访的那个人。


隔着衣服,热度源源不断传来,灼伤了萌动的心意。房间里只剩下吹风机呼呼的声响,正好掩盖掉彼此猛烈的心跳。


“干了,起来吃点东西吧!”关了吹风机,想扶少年起身。


“不要~”敖子逸在他怀里扭了扭,挣开肩上的手,赖着不愿意动。


“我真欠你的!”丁程鑫无奈地端起一旁已经有些许坨了的面,习惯性试了试温度,才喂到少年嘴里。


“啊~”敖子逸眼睛盯着手机,嘴上不含糊地嚼完面,张嘴等着喂。


本来就不太饿,没吃几口就偏过头嚷嚷着不要了,丁程鑫把剩下的吃完了,一碗见底。


见他还摊着,就支起敖子逸的胳肢窝放到身上,托着他的屁股,抱他去漱口。



“该睡觉了~”


丁程鑫把敖子逸放回床上,可怀里的少年搂着他的脖子不撒手,顺势把他拉下去。得逞后,像八爪鱼一样缠到他身上。


“你陪我~”


抱够了,就翻了个身,窝在丁程鑫的臂弯下拱了拱。一手搭在他肚子上,一手揪着他的耳垂,乖乖闭上了眼。


在外面,他是站在顶端收割生命的冰冷机器,而在家里,他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男人。


谁敢动,我就让他下地狱!




与这边的粉红气息弥漫相比,另一头却是另一番景象。


“先生,对不起,让您失望了!”黄宇航低着头,地下室的光线很暗,压抑得喘不过气。


“小航啊,看来你们的关系也不过如此而已,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熟~啊,我开始怀疑最初留下你的决定,是否正确?”


“先生,我甘愿受罚,请再给我些时间。”语气中的恳求意味更重了一分。



中间黄发的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度黑框眼镜,镜片后的鹰眼,直勾勾地打量着眼前人。简单的白T加牛仔裤,着装和形象都不像混的,倒像个狗仔,显得与身旁的西装革履格格不入。



“我之所以会留下你,就证明我对你的信任,不要再让我失望了啊!”男人吐了一口烟雾,很是语重心长。



“好的先生,我先离开了!”


消失在台阶那一刻,男人掐灭了手中的香烟,似笑非笑的嘴角让人捉摸不透。


“先生,你为什么要给他机会?他真的能为我们所用吗?”旁边长相清秀的男人,疑惑地开了口。


“小其啊,你太不懂恋爱中的男人了,他们脆弱又冲动,丝毫没有判断力。只要那个孩子还在,丁程鑫眼里就不可能看得到其他人。我要的是,他们自相残杀,最后摇着尾巴过来求我,而黄宇航,就是最好的棋子!”



黄其淋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寒光,随即换上谄媚的表情。





tbc.

评论(1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