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弹琴不谈情》

【逸泽】【泽逸】【乐南】【南乐】

#台词基本出自念念最新一集

#速打流水账,衔接不是很流畅,bug满屏飞

#一发完



--------------------------------



篮球准确地砸在跟前,截断了去路,向南被迫停了脚步,顺着轨迹对上声音的源头。


“怎么?见到我连声招呼都不打?老朋友?”


嚣张、不屑、狂妄……


似乎每个词都是为那人量身定制,为他而存在。


自以为是的小聪明,认定转学就可以完全逃离他的掌控,彻底解脱,却终究是躲不过,想想还真是可笑至极。


背光而立的人,一步、两步,不断靠近,直至眼前出现阴影。


锁定猎物的眼神,凌厉而充满危险,逼迫得向南想直接将脸埋到衣服里。


后边是冰凉的石柱,已经没了退路,紧揪书包的手指,用力到泛白。


“转学?天真!”


中指重重地戳在向南的左肩上。


“哇,他是谁啊?”

“一来就惹到米乐?”

……


“都给我闭嘴!”米乐扫视一圈,目光最终转回瑟缩的少年。


“别想摆脱我,我还没玩够呢!”捡回篮球,转身去了球场集合。


“怎么办向南?你还要转一次学吗?”


周遭四起的八卦声音,向南一句也没听进去,思绪早已被离开的那人牵走了,倒是跟他一起的胡真,当了真。


“能逃到哪里?先回教室吧。”肌肉牵扯开一抹笑容,明明甜到堪比夏日的冰激凌,却泛着无奈的苦涩。


“这是对你们的一次挑战,我希望你们踊跃报名……”班主任站在台上讲着迎新晚会的事儿,相对于她的慷慨激昂,底下的同学倒是兴致恹恹。


“老师,新同学会弹钢琴,我觉得他上就比较不错。”


米乐的声音,从角落传来,打断了班主任的滔滔长江水。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投到向南身上,锋芒聚集,如坐针毡。


“老师,我不是很会~”


“向南同学,老师相信你,就这样决定了,你好好准备,大家自习吧。”


班主任立刻抓住救命稻草,语气是丝毫不掩饰的谄媚,迅速交代完,不给向南反悔的机会。


向南无奈地回头,那人把控全局的神情,不容置喙,再一次宣判他死刑,他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一如既往。


正后座的吴措,将两人的诡异气氛都看在眼里。


连续上了四节课,脑袋像被硬塞了一团棉花,着实难受。这是从顺德普高退学一个月后,再次复学,一下子难以适应。


伸手接了几捧水,扑在脸上,冰凉的感觉深入皮肤,让混沌的脑袋得到些许的缓解。


通过指缝,看到镜子里突然出现的脸,吓了向南一跳。


当吴措走进卫生间时,正好看到米乐捏着向南的下巴,而向南正蹲在洗手池下。


“老师就在隔壁,这样不好吧?”

“关你屁事~”

“如果我偏要管呢?”

“呵~”

米乐一把拽起地上的向南,揽过他的肩膀。


“我可没欺负他,你说对不对?向南?”薄唇在耳边微启,一丝暖气吹在耳廓的细小绒毛上。


“哟,这么热闹?”林说也跟着进来了。


“下次不要再让我抓到你,走啦~”米乐懒得再纠缠,招呼旁边的小弟,越过三人回了教室。


一路上,带伤的脸赚足了眼球,回到位置,胡真递过来一盒创可贴。


“是吴措,他给的,他为什么会给你创可贴?”向南回头看了一眼后桌,把创可贴扔进了柜桶。


放学回家的路上,不出所料,向南被截了下来。


“一盒创可贴而已,搞得全校人都知道了!别以为吴措摆出一副很照顾你的样子,我就会怕了他!”


手指敲击在脸上,末了,顺带撕开了右脸上贴好的ok绷。


再次不欢而散,已习以为常。


晚会临近,琴房里,指尖在琴键上的快速滑动,起起落落,琴声时而悠扬,时而欢快,可以听出弹奏者的心情也在随音符跳跃。


窗外的阳光,全数洒在他的侧脸,突然觉得很像定格的画卷,异常恬静美好,让人忍不住想裱进相框,永久珍藏。


米乐靠在门侧,眼里不知名的温柔包裹着琴房里的那个少年。


“米乐?”


突兀的声音,打破了眼前梦境般美好的画面,像一把刀划破了唯美的屏障,也吓了米乐一跳。


到底还是心虚,立马瞪圆眼珠子去威胁林说。


“你最好有什么正经事,不然~”


看着校霸气鼓鼓的样子,动作比思维更先一步,林说直接上手掐了一把眼前的可爱小脸。


米乐瞬间石化没了动作,反应过来之后,猛地拍掉在脸上作妖的魔爪。回头发现向南已经站起来,一直看着他们。


懊恼之下,米乐突然伸脚用力地朝林说的vans踩下去,转头就跑,留下风中凌乱的林说在门外呲牙咧嘴。


有了那天被撞见的尴尬,米乐直到晚会前都没去招惹向南,倒也乐得清闲,不用花心思对付他。


周遭灯光熄灭,只有一束光打在舞台中央,向南着一袭白衣出现,恍惚中,米乐似乎看到了梦中的那个人,你们都一样,一样遥不可及。


曲终,向南俯身鞠躬,带着淡淡的笑容,台下掌声雷动。


“想不到向南还挺厉害,哎~哎米乐你去哪儿?”林说一脸懵逼地看着突然离场的米乐。


后台一群女生围着向南,里面还有一个熟悉得碍眼的身影。


“向南,出来!”


门被大力地推开,米乐不容拒绝的声音打断了后台的嬉笑热闹。


女生急忙四散开来,低头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向南收拾东西刚想起身,肩膀却被身旁的人摁住了。


“他不是你的所有物,任你呼来唤去!”


吴措的针锋相对,更激起了米乐的愤怒,危险的气息从眯着的眼里溢出,弥漫!


“我跟你出去~”


听到向南的选择,米乐向吴措抛去胜利的眼神。


“你有什么事儿吗?”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再在别人面前弹钢琴!”


向南一如既往地低着头,看不透他的想法。


“我说你听见了没?”得不到回应,更烦躁地催促。


“我做什么跟你无关。”


没等米乐反应就把门关上了,气得门外的人直跳脚。


为了庆祝向南的节目拿了第一,也顺便班聚,大家选择去了游乐园。


磨磨蹭蹭,在鬼屋门口踌躇不决,米乐愣是半天不愿挪动脚步。


“向南你和米乐进去吧,他怕黑。”林说一脸无公害地提议。


米乐立刻炸毛了,“谁怕黑了?”率先进去了。


然而第一关就怂了,揪着向南腰侧的衣服不撒手。


全程从背后搂着向南的腰,脸埋在他蝴蝶骨中间,不肯抬头。


四周凄凌的婴儿哭腔,还有诡异的氛围,充斥着感官,米乐已经彻底忘记了两人的关系。


“恭喜两位小勇士,全关通过,可以去寻找出口了。”一听到广播,米乐还是控制不住非条件反射地抱得更紧一些,把向南的格子衫扯得只能堪堪地挂在手肘上。


“已经安全了,可以走了。”向南熟悉的声音像照进黑暗里的一道光,米乐这才发现两人蜜汁亲密的动作,立马弹开。


气氛瞬间有那么点~尴尬。


“咳,那个~”


“我们先出去吧。”向南先给了台阶下,说着准备往光亮的方向走。


“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向南停住了脚步,等米乐的下文。


“那个~我~就是,我想说的是,我不想你跟吴措走太近,我不是在意你啊,你不要误会,就是觉得他不好~也不是他不好,哎呀~”


向南直接愣住了,他拿不准米乐这段话是什么意思。


“反正就是~就是~”米乐深吸一口气,大有赴死的决心。




“我喜欢你,向南我喜欢你,听懂了吗?”


回应他的是更加呆愣的表情,米乐不喜欢这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你能不能给我点反应啊~”好不容易把脸都豁出去了,对方还是沉默不语,难免有些懊恼。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打扰你!”


转身的一瞬间,手被拉住了,米乐惊讶地回头,看到了璨若星河的笑颜。


“你说开始就开始,你说结束就结束,你把我当什么了?既然招惹了我,你觉得,还由得了你吗?”


拉住手腕的手,滑下来,牵住了对方修长的宽大手掌,曾无数次落在他脸上的手掌。


“那你想怎样?”


“一直都是你惹我,现在,该我了吧?”


“好~”


第一次,相视而笑。








再次见到你的第一眼,我才真正理解一个词——一眼万年。你安安静静地坐在窗边,时而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不问周遭事,似乎谁也进不了你的小世界,一切在你那儿都激不起任何波澜。


或许,你根本就不知道,角落里有个我,一直都在注视你。


下了很大的决定,我开始一改乖娃人设,欺负同学,营造校霸的形象,不断地找理由接近你。


我欺负所有人,只想掩盖对你一人的特别,只有淹没在大众的行为里,才不会暴露出面对你的心悸。


当所有人中,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会弹钢琴的时候,我心里是有一些骄傲的,因为我比别人多懂你一点。可当你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时候,我又后悔了,那样,我会觉得离你更加遥远,遥远到我触摸不及。身边的人,向你投射的惊艳的目光,我想立刻把你藏进口袋,斩断所有对你的觊觎。


吴措一步步走近你的时候,我意识到了危险,你的身边不止我一个,所以我又霸道地向你传达了心底疯狂叫嚣的意愿。


很幸运,上天是眷顾我的,我赢了。








我带着目的来到顺德普高,因为那里有个特别的你。当我站在讲台上的时候,角落的你正和身边的人玩闹,丝毫不在意我的到来。


为了吸引你的注意,我断绝了跟所有人的来往,静静地,等你。


终于,你来找我了!


你在我的校服上画乌龟,偷偷换掉我的作业本,拿走我的水杯……


一边解决你带来的麻烦,一边偷偷地享受你的靠近。


后来我决定转学,赌了全部,赌你会不会跟来,事实证明,我赌成功了。


在舞台上,心里前所未有的紧张,一个钢琴九级的人此刻手心满是汗,说出去也没人信吧?只因为台下,有个你。


当你霸道地宣誓,不准我再弹琴的时候,我知道,我又近了一步。所以这一次,我更大胆了,直接拒绝了你,你生气的样子,有点可爱。


鬼屋里,你第一次抱我,要不是你的注意力都在那些虚无的东西上,估计已经听到我失控的心跳。


我没想到你会直接告诉我,这让我挺意外的,本来还想再看你失落一阵,又实在不忍心。


便宜你了。


我向南,从来只弹琴,不谈情。


而你,就是我的琴,心上刻的琴。






幼儿园里:

“小妹妹,我分你火腿肠,你别哭了~”


“我不是小妹妹~”肉肉的小娃子哭得更凶了。


“那么漂亮,就是妹妹啊~”


在琴房里,两个奶娃子在不停争吵。


我不是小妹妹,我,是你的男人。

-------------------------

特保,你忘了大明湖畔的敖三爷了吗?

评论(9)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