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嘉逸】【鑫逸】错过7

# 娱乐圈背景

# 我以为我傍晚发出去了,谁知道没成功,我的锅!🙃

# 对了,跟这个小朋友 @知情祺淑 道个歉,我食言了,我本来答应上周更的,但是发生了不愉快的事,也就搁置了,不要意思,久等了。


--------------------------------



马嘉祺回到酒店,心里牵挂着楼上熟睡的人,泊车后就匆匆上了电梯。


房间的灯亮了一会儿,意外地很快就暗了,接着马嘉祺抱着裹了一件大衣的敖子逸冲了出来,上了越野就一路疾驰。


一心都在怀里的人身上,马嘉祺没有注意到另一辆车里,有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快门悄悄摁下。


公寓里,空气再度陷入一阵缄默,丁程鑫无力地靠在沙发上。


“鑫哥,你一直都觉得是小逸哥背叛你吗?我以为,你会是最懂他的人。”


陈泗旭最先从震惊中缓过来,他知道丁程鑫这些年实在过得与行尸走肉无异,灵魂早就在那个人消失时也跟着出走了,剩下个空洞的躯壳。


“什么意思?”丁程鑫满眼的呆滞和痛楚。


“我不知道小逸哥为什么会离开,但是我能确定的是,他这个决定,最先考虑的一定会是我们,因为,他是我们的小逸哥。”


最后一句,几个小的彻底绷不住了,眼泪簌簌往下掉。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再次伤害了他,太混蛋了,我该怎么办?”丁程鑫掩着面,揪紧头发,陷入了无尽的自责和挣扎之中。只要一想到敖子逸在他身下绝望的眼神,还有眼角滚落的泪珠,而他仍狠心地不管不顾,丁程鑫恨不得杀了自己。


“鑫哥,现在最重要的是逸哥的眼睛,其他的先放下吧,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你。”陈泗旭捏了捏丁程鑫的肩膀。


“是啊阿程哥,到底怎么回事我们还不得而知,至少逸哥现在回来了,所有疑惑都会慢慢解开,错了也可以尽力弥补。”李天泽伸手抹去贺峻霖睫毛上挂着的泪滴。


“大家都去休息吧,很晚了。轩儿乖,别哭了,明天我带你去看看小逸哥好不好?我们现在先上楼睡觉吧,嗯?”张真源紧了紧手臂,轻声哄着靠在肩窝哭得身体颤抖的宋亚轩。


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下陈泗旭。把刺眼的白炽灯关掉,开了桌上的小灯,抬手抹了一把眼睛。虽然在其他人面前,他总是最冷静的那一个,即使听到小逸哥出事,也可以面不改色。他只是习惯了而已,那个人离开了,他又失去了一个时刻想着他、护着他的人,所以悄悄学会了成人必须具备的伪装,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感觉。那是曾经最在意的人,怎能不痛?


“小阳,明天过来接我一下,我的车不在。”


“旭哥,我明天家里有点事,能不能~另外安排一下?”


“你家人不是在上海吗?什么事?严重吗?需要我帮忙吗?”


“不~不用了,我可以解决,谢谢旭哥,我在开车,就先挂了。”


莫名被突然挂了电话,陈泗旭也只当助理是真的有急事,没多放心上,明天先用其他人的车吧。


“嗯~祺祺?”敖子逸迷迷糊糊醒来,还没看清眼前的布局,下意识先叫了马嘉祺。


“逸儿,我在这!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马嘉祺守了一夜,刚去准备了早餐回来,看到小朋友还在睡,就靠在床侧打算眯一会儿,也没敢睡过去,所以一听到敖子逸的声音立刻就醒了。


“我这是在哪儿?祺祺我好难受,头痛~”刚醒来加上还在发烧,敖子逸的声音绵绵的,显得更加委屈。


“我们在医院,你昨晚发烧了,就送你过来了,来,先吃点东西好不好?我给你熬了粥。”小心地扶敖子逸坐起来,让他靠在床头,小脸更加苍白了,嘴唇没有一点血色。


“来,啊~张口~”马嘉祺勺了一小口肉粥吹了吹,用唇抿过确定不烫之后才喂到敖子逸嘴里。全身无力,敖子逸也懒得动手,乖乖等马嘉祺送过来。


“呜~呜呜~”吃了没几口,嘴里还含着没吞下去的粥,突然嘴角往下撇,哭了。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烫到了?先吐出来,别噎着了~”马嘉祺立刻把手托到敖子逸嘴边,让他吐到手心。


“不是~呜~”


曾经受过多少无端的质疑和谩骂,都倔强地未曾愿意掉过一滴眼泪,如今却动不动就泪决堤。或许是眼前的人太过于温柔,一举一动,都让他觉得要控制不住满腹的委屈。


马嘉祺把碗放到一边,将敖子逸搂进怀里,轻轻抚着他的背。


他怎么会不知道他为什么再次失控?可除了心痛,他能做的,也只有紧紧搂住他而已,他恨自己不能为什么不能代替他痛!


“乖,别哭了,眼睛都肿了,我在这儿呢~”马嘉祺心疼地伸手替他沾掉泪痕。


马嘉祺的声音有种魔力,总能让他平静下来,是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其实,都过去那么久了,我不怪丁程鑫,也不怪那个孩子,他只不过是个爱而不得的可怜人罢了~”


窗外阳光明媚到刺眼,跟那天一样,不同的只有他自己罢了,这样的景色如今在他的眼里,是模糊不清的。


“敖子逸师兄,谢谢你,这么忙还抽时间留下来教我跳舞。”


似乎是个新进来的小练习生,有点眼生,突然过来找他练舞,虽然之前没有见过这个的弟弟,但是活雷锋敖子逸咋会拒绝,跑完通告就留下来了。


“没得事,早点回去吧,我还要一会儿才走。”敖子逸拂了一把脸上的汗,准备回去练功房再待一会儿。


“是跟丁程鑫师兄一起吗?”


“嗯?对啊,你怎么知道?哦对了,他跳舞也很厉害,下次也可以让他教你,今天就先到这儿吧。”提到心上的人,眉眼都染上笑意。


“敖子逸师兄请等一下,这个送给你。”


“这是什么?”看着手上的小东西,敖子逸有些疑惑。


“这是香包,我们家都有带香包的习惯,寓意美好的祝福,就当是谢谢你的帮助。敖子逸师兄,以后我可以跟他们一样,叫你小逸哥吗?”小练习生不掩一脸的希冀。


“啊?谢谢你啊,可以啊,叫我三爷也没问题,我真的要回去了,丁程鑫等我很久了,再见再见!”


看着敖子逸离开的背影,手心的空胶囊壳,被握得变形。





“叩叩——”


敲门声响起,马嘉祺应了一声,“请等一下~”


“我去开门!”吻了吻敖子逸的眼睛,扶他靠回床头才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一个陌生的脸孔,马嘉祺瞬间有些警惕,怕是追来的狗仔。


“请问你是?”马嘉祺堵在门口,没让他进来。


“马先生你好,我是陈泗旭的助理,听说小逸哥不舒服,他让我来看看,方便进来吗?”来人正是昨晚跟陈泗旭通话说家里有事的小阳。


马嘉祺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犹豫间,里面传来了敖子逸的声音。


“祺祺,谁吖?”敖子逸等了一会儿也没见人进来,就开了口。


“小逸哥,我是小阳,昨晚宴会就站在旭哥后面,是他助理。”自称小阳的先马嘉祺一步冲里面答到。


“这样啊,进来吧。”


“小逸哥,这是苹果,一点心意,希望你早日康复。”小阳把水果篮放到一边,自顾自跟敖子逸讲话,小逸哥叫得很是顺口。


“谢谢你吖,还让你跑一趟,真不好意思,泗旭没过来吗?”敖子逸侧过身子往后边探,没看到他们人影。


“他们有通告,所以暂时过不来,小逸哥你别介意。”口中似乎是在为难,却句句将敖子逸跟其他人的关系放到肤浅的位置。


“不会啊,他们都是我兄弟,不用那么见外。”敖子逸没想这么多,他本身也不会介意这种事。


看着寒暄的两个人,马嘉祺陷入了沉思。


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逸儿生病了,那泗旭怎么知道?让助理来也没提前跟他说?照他们的性格,小逸生病了,就算天大的通告也会推了吧?怎么会只让一个助理过来?


tbc.

评论(24)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