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鑫逸】《风来了,你就别走了》

故事是有原型的,原型的相处就很甜,但在相遇前还有还多故事,有点复杂,结局也不好,就被我改了。我是觉得鑫逸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默默地,把对方放在心上,不用多说,你我都懂。

超级短预警

------------------------------

遇见他的那一天,阳光很好,风,也暖暖的。


蝉鸣琴瑟,给闷热的午后增添了一丝躁意!坐在窗台边上的少年,没有夏日的怠倦困顿,操着一口可爱的台腔重庆话侃侃而谈,肆意的笑容,与窗外的阳光交相辉映。


咚咚——


高跟鞋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来,大家不约而同收了声,抽出柜桶里的数学书,或者体育训练课本,装模作样,一本正经。


银框眼镜后的一双眼睛,今天不再凌厉,是带着笑意的。


“咳咳,同学们,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


班主任身后的男生,反扣着平角鸭舌帽,乖乖的卷毛刘海盖过眉头,干净得不染一丝尘气,用纯白的栀子花来形容他,真不为过。眼尾一弯,轻易地,撩动了某个人心上的那根弦!


“大家好,我叫丁程鑫,很开心能跟大家成为同学,请多多指教。”


穿越人海,对上眼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叫一眼万年。你笑着向我走来,心跳噗通噗通的感觉,有些呼吸不过来的感觉,都是从未有过的。


“请问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一向口齿伶俐的我,面对你的询问,竟一时间哑然。转瞬立刻换上嬉笑的脸,打着哈哈东扯西扯,自以为伪装得很好,殊不知,红透的耳根早已出卖了我。


似乎一切都进行得那么自然,不用过多的言语。一起吃饭,一起放学,一起打游戏,一起进社团……


你突然的闯入,从此我的世界地覆天翻。我渐渐习惯了两个人的生活,吃东西会带两份,占座位会占两个,有事情会侧过头凑到你耳边告诉你……


冬季运动会,你听到我吸鼻子,把羽绒服脱下来换给了我,身上只留一件短袖和薄校服。我倔强地想还给你,因为我里面是羊毛衫。可你只是笑笑,把话题岔开了。


有次模拟考结束,我胃痛请假回家了,我的书还放在教室外。那天风雨交加,我担心了一晚上,因为考前是我自己搬出去的,没有交代别人帮搬回去。第二天回来,看到书整整齐齐摆在桌面上,同桌说,是你帮我搬回来的。你知道我有强迫症,所以搬回来之后,特意帮我摆整齐了。


对了,忘记说了,其实每次考试前一个晚上,我上到教室,你都会帮我把书搬好了。


有一次帮我搬书之后,气喘吁吁地递给我一瓶藿香正气水。看到我一脸茫然,你说“你不是肚子痛吗?”我愣着接了过来。其实我就是耍赖皮,想骗你帮我搬书,肚子痛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我没有告诉你真相,存着那点小私心接了过来。只因,这是你给我买的!


自从知道我有胃病之后,你的柜桶里就多备了一盒胃药。知道我吃蛋糕会过敏,偏偏又会任性,一嘴馋就控制不住,所以你在盯着我的同时,悄悄地又给我备了过敏药。


你的柜子越来越齐全,有时候同学问到怎么那么多药,你只是笑笑不说话,我在旁边望向窗外勾起了嘴角。


十八岁生日那天,你送了我一听果啤,你拍拍我的肩头说,“今天开始你就是大个仔了啵!”


四块半的果啤,比收到TFBOYS的专辑还开心,即使我不并爱喝。


转变似乎是一夕之间,没给我一点缓冲的时间。


你突然变得冷漠,对我爱答不理。碍于面子,我问不出口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搞不懂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所以我俩,渐行渐远渐无书。


当别人习惯性问起我“哎子逸,丁儿呢?没跟你一起吗?”我心里不是滋味儿,仍轻描淡写地回答到“我不知道啊~”可对方怎么听得到我心里滴血的声音?仍用力地在濒死的心上再补一枪“哦~我以为你会知道呢,你们俩不是一直在一起嘛~”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那只是以前而已!


那段时间,即使不理我,但是我一不舒服,你立刻就会知道,你是,一直在看着我吧?咳嗽咳到头发昏,斜对角悄悄伸过来一只手,附上一盒药。


你走的时候一声不响,毫无预兆,连声道别的机会都吝啬得不愿给我。你我之间,留下的,只有初二那年,被你硬拉着去拍的一张大头贴。一式两份,我的还夹在钱包里,你的呢?


没有你的日子,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午后照样侃大山,课上照样瞎闹腾。一眨眼,我上了大学,离开了原来的城市,算是彻底斩断了最后一丝留恋。日子一天天过,平静得没有任何波澜。


“小逸,外面有人找你~”班长的大嗓门,惊醒了一群瞌睡虫。


树底下,白色衬衣的少年,熟悉的笑容。


身旁的嘈杂,都于一瞬间静止了,我的眼里,只看到你。


“敖小逸,你最近还好吗?”


“嗯,挺好的,就是缺了些什么。”


你听,风又来了,我们,别再错过了!


评论(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