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嘉逸】恋爱关系 上

温柔腹黑转学生马&慵懒懵懂校草敖

助攻单身狗丁程鑫

------------------------------
操场上,运球的少年如猎豹般敏捷地穿过人墙躲开防守,一个转身将球投向篮框。离手的球,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准确地落入篮框。少年没管弹远的球,转身走向大榕树下,那儿躺着另一个少年,物理书摊开盖在脸上呼呼大睡。


脸上的书被突然抽走,阳光挤进眼缝,敖子远哼哼唧唧地翻了个身,抓起身边的外套往脑阔一盖,又找周公去了,嘟着的嘴抗议刚才的打扰。


丁程鑫伸手拂去额头上的汗,无奈地看了眼草坪上蜷缩成一团的小朋友。两人住同一寝室,叫他起床这项体力活兼脑力活一直都是他负责。每次都是软硬兼施,拉拽哄叫齐上阵。


“起来啦, 回寝室睡去——”


一狠心,把人从地上捞起来。教子逸眼没睁,伸手就挂丁程鑫脖子上了。完全摊软的身体比平时更重,丁程鑫只能抓过他的手绕过肩膀,撑着他往寝空方向走。


  “哎哎~你先自个儿先站着, 我系下鞋带,别摔了——”


没了支撑的敖子逸,摇摇晃晃抬脚往前踏,迎面就撞上了一个胸膛。或许是对方早有准备,后退一步有了缓冲之后,没有把敖子逸撞醒。


迷迷糊糊从胸口抬起头,找了好久才定格到对方的脸。阳光迎面洒在他脸上,更柔和了他的轮廓。敖子逸愣住了,眼前人长得也好看了吧。实在太困了,伸手就毫无顾忌地挂上去了,想着反正都在梦里,管他呢。


丁程鑫系完鞋带抬起头,就看到了这一幕,自家发小就这么大喇喇地挂在一个陌生人身上了,虽然对方长得还不错。不对,这不是重点啊。刚想开口把人要回来,对方先一步在唇边作了禁声的动作,然后把胸前的挎包转到了背后,一把抱起了敖子逸,示意他带路。


看着对方的笑,或许是因为太过于温柔,丁程鑫竟然没有拒绝他 ,他后来回想起来觉得自已肯定是疯了。


马嘉祺感受着怀里的重量,心里某个角落一下子被击中了,柔柔的。转学的第一天,本来想问路,却莫名被人撞了个满怀。当看到对方抬起头时,那双湿漉漉的黑亮眼睛,因为没清醒而带着些许迷茫,一下子把他吸进去了,瞬间忘了推开他。正想问他撞疼了没,谁知道对方下一秒就直接伸手挂自己身上了。


或许是怀里的人手感过于温热,手臂悄悄收紧了些。不知道小朋友为什么会困到这个程度,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转学生活似乎不会无聊了。


丁程鑫过去把地上的球抱回来,走在斜前方,马嘉祺怀里也抱了一个大球球,各怀心思。一路上,两个长相出众的男孩走在一起,本就是校园一道愉悦的风景线,关键是一个帅哥怀里还抱了另一个男生,更加劲爆。而路人所有疑问的源头,正一手搭在大帅哥的胸前睡得天昏地暗。


由于施工断电了,马嘉祺就抱着敖子逸一口气上了五楼,跟在后边的丁程鑫都有些不好意思。


“他住上架,就放我床上吧。”


马嘉祺放轻动作将敖子逸放到床上,慢慢抽出小脑袋压着的手,手肘被压得红了一片。细心地拉过床位的被单,帮熟睡的人盖上了小肚子。


这一系列的动作,看得丁程鑫直愣神,心里的小人狂吼,敖子逸你也太好命了吧,一个陌生人都对你这么温柔,还是个大帅哥!


“麻烦你了,实在不好意思,我同学昨天玩得太晚了,困懵了。”丁程鑫尴尬地挠头笑了笑。


对方没有立刻回答,指了指门外,丁程鑫再一次愣了。


“没关系不麻烦,我叫马嘉祺,是初三的转学生,今天来报道,很开心认识你们。”关上门之后,马嘉祺才开了口,一笑,两颗小虎牙招摇,挺可爱的,倒给他添了一分亲和力。


“我叫丁程鑫,是初三17班的,里面那哥们儿是我发小,叫敖子逸。”丁程鑫笑着回了他。


“哦对了,我想请问一下办公室在哪儿?我刚在校园里转了转,不知道怎么走?”马嘉祺有些不好意思,终于想起来正事儿。


“初三的办公室在科技楼四楼,出宿舍门往右拐直走,就可以看到科技楼了,我刚打完球就不带你去了。”丁程鑫扯了扯身上湿透的球服。


“没事儿,我自己就可以搞定,谢谢你,我先走了。”


敖子逸是吧?马嘉祺在心里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




叩叩——


“请进!”


“老师您好,我是来今天报道的转学生马嘉祺,抱歉让您久等了。”马嘉祺走进来,乖乖地站在老师身后打招呼。


三十出头的女教师,听到如此礼貌又温柔的声音,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笑容灿烂的学生,立刻挂上大大的微笑。这个转学生以优异的成绩转过来育才,多才多艺,没想到真人还是个帅小伙子。虽然班里已经有两个小帅哥了,但是谁会介意多一个呢?


“原来是小马同学啊,欢迎你来育才,过来把转校表填一下。以后你就是初三17班的同学了,明天就可以来上课。对了,你是外宿的,要注意安全,不要迟到哦……”班主任笑得一脸慈祥,强调着一些注意事项。


“不好意思老师,很抱歉,我突然觉得走读有些麻烦,也不利于我跟新同学们的尽快熟悉,我可以申请内宿吗?给您添麻烦了。”马嘉祺一脸的懊恼忏悔,似乎犯了大错一样微低着头。


班主任实在舍不得看到这么乖的孩子如此自责,立马安慰他:“没关系,你能考虑这么周到,老师很开心,我看看有没有宿舍,我给你安排一下。”


“好的,谢谢老师。”马嘉祺一扫阴霾,换上阳光的笑容。


“有两个床位是空的,一个是507丁程鑫那里,就是五楼有些高,你介意吗?要不我~”


班主任正想给他找另一个宿舍,马嘉祺率先开了口:“老师,我就住507吧,就当锻炼了,而且我刚认识了里面的两个同学,正好。”


“这样啊,那好吧,明天就搬进来吧。”班主任推了推镜框,就在507那一栏填上了马嘉祺的名字。


“谢谢老师,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去准备一下,老师再见。”


“好好,小马同学再见。”班主任看着少年离开的背影,拿起桌面的座机,播了一个号码“喂,帅哥已经到位,好戏即将开场,敬请期待。”


刚掩上门的马嘉祺,勾起了嘴角。


傍晚,天边的火烧云染红了校园每个角落。


“嗯——”


床上的人,揉揉朦胧的睡眼,挣扎着打了个滚,才坐了起来。


“老丁儿,我饿了——”敖子逸扯着嗓子就冲天花板狂喊。




“别喊了,一会儿楼都要塌了!你是猪吗?醒来就找吃的!火腿肠炒饭在桌面上,自己爬起来吃!”卫生间里洗衣服的丁程鑫翻了个白眼,擦了擦手走出来回那个任性乱叫的发小。


“嘿嘿,谢谢老丁儿,我重了没?”吧唧着嘴里的火腿肠,凑过去耳边问丁程鑫。


“什么你重了没?你不是一直都很重吗?猪一样!”丁程鑫一掌拍开沾满辣椒油的嘴巴。


“这么久没背过我,你下午就该多背我一会儿,这是你难得的荣幸。”敖子逸不要脸地摊在靠椅上。


“你可拉倒吧,下午把你弄回来的不是我,是别人。”丁程鑫毫不客气又是一个白眼。


“谁?朱二娃?二娃背得动我?”小板牙咬着勺子一脸疑惑。


“不是,朱二娃没背你,是一个陌生人,抱~你回来的!”背对着敖子逸边整理床铺边回答。


“神马?你让一个陌生人送我回来,还~还是用抱的?你不怕我被买啦?”听到是陌生人,第一反应是自己睡觉的糗样被人看到了,居然还是用抱的,面子都丢光了。


“放心,是个超级大帅哥,你赚大了,人家还帮你盖被子,以后我不管你了,反正有其他人会管你,我去上自习了。”不管对面的哇哇乱叫,拎上衣服自顾自出去了。


“鑫鑫,你怎么那么狠心?你舍得吗?我是你的三爷啊——”


寝室里传出少年的哀嚎声。

--------------------------------

tbc.

评论(28)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