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三乐】【三逸】替代品·上

#米乐&敖子逸同岁

#三乐收养关系

#三逸叔侄,相差10岁

#≥50%的车(或许三个?假的!😌)

------------------------------

教学楼灯火晃眼,书本翻页的声音和偶尔飞过的蝇蛾的扑翅声,没有惊扰这片宁静。高三的生活节奏很快,每个人像被丢到滚动带上,只要稍作停歇,就会被甩飞出去,连轨迹都不留下。


角落的位置,空了一个。


与教室的暗流涌动相比,足球场就显得温柔一些,软绵绵的月光铺在上头,也柔和了棱角日渐分明的侧脸。


迎着清晖,清瘦的人影长长地拉在身后,不知是来人脚步太过轻盈,还是别的原因,坐在地上的人,似乎并没有发觉身后闯入自己独处境地的不速之客。


“翘课就为了沐浴月光?这么雅兴吗?”


“那你特意翘班就为了来抓我逃课?”米乐没有回头,太过于熟悉,连梦中都在萦绕的声音,无需再用眼睛去辨别确认。


敖三在米乐身边坐下来,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时隐时现的半月,各怀心思,相伴无言。


昨晚的校园艺术节上,米乐一袭白衣压轴,《Get it out me》惊艳全场,掌声雷动,而起舞之人却没有半分的喜悦。少了那个人,再用情的演出,再热烈的掌声,又有什么意义?


不断地自我安慰,拼命拖到最后出场,满心期盼着,期望最后一秒,那个人会像变魔术一样,突然出现在门口,西装革履却又放浪不羁地向他走来,像往常一样,温柔地夸他一句“真棒”。然而,越到后面,越是印证竭尽全力的这一切,不过是妄想、自欺欺人罢了。


晚会结束直至卸完妆,那个人都没有出现。镜子里的自己,上妆后更见精致,平时耷拉在额前的碎发做了定型,是心形的水冰月,魅惑的小烟熏眼妆,更是突出明亮的墨色的瞳仁。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嘴角拉扯开弧度,眼底却是空洞。想想又觉得挺可笑的,明知道的结果,为什么还要倔强地抱着希望,最后再逼迫自己面对血淋淋的事实?何必呢?或许是痛习惯了,不在乎多一次了吧。


“对不起!”咽在喉咙的三个字,在空旷的足球场更显得若有似无,却又真切地传到了米乐的耳里,他又怎会不知道他为何道歉。


“不用说对不起,我没关系,你工作那么忙对吧?哪能每次都任性呢,偶尔像今晚这样,就够了。”


敖三没有出声,静静地看着故作无谓的米乐,微扬着小脸笑不达底,咬肌的下颌骨,随面部过度的用力而凸显。


他们真的太像了,以至于敖三分不清眼前人到底是谁?一样地,总会把真实的想法藏在嬉笑的跑火车下。


米乐转头看向身边的人,稀疏错落的星光,点缀成背景。夜晚的晴空,虽美,但也掩盖不住由心弥漫的孤寂,即使身边有个他,但太过遥远的两颗心,不足以抵挡侵入骨子里的清寒。


其实,并不是每颗星星都有行星做它的守护神。


夏日的风,懒懒的,扑在脸上。太过温柔,所以拂不走眼角的晶莹。


敖子逸率先开口打破了相隔的屏障。


“你看,有了月亮的存在,星星的光芒就会被压制。人们只会看到旁边最耀眼的那一颗,跟月亮交相辉映,没人知道,其实还有其他的星星一直都在它旁边,默默发着微弱的光,期待被发现。有时候,我又有些羡慕那颗最明亮的星,因为月亮看得到它的存在,也一直陪伴着它,它很幸福,但是它可能不知道。”


身旁人低着头,也不知道这一席话,能否让对方封闭的心,惊起一点波澜,给他看得见的回应。米乐没有继续下去,操场太过于空旷,所以才会更显得捧出去的滚烫的心,碰了一潮冰冷。


“我们回家吧,我给老师打个电话。”


“好,我要吃你煮的饭。”米乐扬起的尾音,似乎刚才的沉寂都是假象。


只要你一句话,我就可以继续存留那点侥幸,继续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继续,做你一个人的米乐。


或许树阴太过于阴暗,又或许是那人根本无心身边一切,所以,那么坦然路过,没有分一点余光给角落里的单薄身影。


你不回来找我,是因为有了他吗?


他只不过是你找来暂时替我照顾你的对吧?


那为什么我心似乎有点不知如何跳动了呢?


眼泪没有落下,都给脸上的黑布吞了去,涩了的,不过是口罩罢了。


恍惚中,似乎当初的一切都是假象?我努力回来找你,却发现身旁的位置早就被占据。

------------------------------
tbc.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