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君

Stop!Bye!

【鑫逸】【嘉逸】错过8

#娱乐圈背景

#还有人记得遥远的错过吗?😂

------------------------------

源于心底的疑惑,马嘉祺没有参与两人的谈话,只在旁边一口一口喂粥,暗自留意的对面的人。眼见保温盒隐约到底,估摸着逸儿也快饱了,担心他顾着聊忘记了肚子,其实更多是因为眼前人给他一种隐隐的危险感,也不想逸儿被霸占太久,适时出了声。


“逸儿,还要吗?还有一些呢。”


马嘉祺伸手抹掉敖子逸嘴角溢出的粥汁,旁若无人。


敖子逸其实已经很饱了,发烧之后胃口更是不好,但是一想到马嘉祺昨晚一夜不眠陪着自己,大清早还回去熬好粥,不忍心剩下。


“还要~”


说着直接探头过来,就着保温盒喝了一大口,还没咽下去,腮帮子鼓鼓的。可能因为粥是温热的,敖子逸的脸色有了些许的红润。阳光打在细细的绒毛上,倒挺像粉桃子的,看得马嘉祺心猿意马,眼里盛满了似水温柔。此刻,马嘉祺恨不得将旁边没眼力见的某个人,从窗口丢下去。


知道他在硬逼自己吃,心疼地伸手抚了抚他的脸侧,就仰头把剩下的一点粥喝了下去。


眼前两个人太过于亲密无间,自成结界,把自己无视得太彻底,不得不开口。


“那小逸哥,你好好休息,我有工作就先走了。”


“行儿,今天谢谢你,麻烦你了,帮我跟泗旭说一声别担心,有小马哥在我很好,隔天我找他打游戏,让他抓紧时间他多练练手,别输得太惨。”


“好的,我一定传达,小逸哥再见,小马哥再见。”


马嘉祺跟在后面送小阳下楼,看他上车离开后,眸子紧了紧,一股异样的不安袭来,有些莫名其妙道不明。甩甩头,想要让脑袋清醒点去寻找答案,但是一夜精神高度集中不得休息,只要一想,太阳穴就突突地跳动,只好作罢。只是他没看到在转身的瞬间,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医院侧门。


刚回到病房门口,就听到某个机灵鬼正在忽悠护士,可以不用吊点滴了,只能无奈地摇摇头。推门进来,敖子逸立马把小脸转向声音来源。


“被我抓包了吧,再忍忍,输完这瓶不发烧了,我们就出院回酒店。”马嘉祺拉过因扎针而有些冰凉的手,放在手心包裹着。


“嗯嗯~”


看着敖子逸渐渐明艳的神情,马嘉祺也一扫疲惫困倦,暂且忘了刚才的不安感觉。扶着敖子逸的背让他躺下,把被子往上掖了掖。


“睡吧,睡一觉醒来就可以出院了,输完我就叫你。”


“你也上来一起睡吧。”说着往旁边挪了挪,腾出了半张床,这是六年来敖子逸第一次主动邀请他一起睡,窃喜是有的,但到底还是担心会碰到他,迟疑着不愿上来。敖子逸悄悄移开扎针的手,用另外一只把马嘉祺往床上一拽。


看着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挤一张床,一旁被遗忘的护士姐姐笑着打趣道,“上个班也不让我安生哪,你们俩都睡吧,输完我再叫你们。”随后识趣地带上门出去了。


床上两人都是侧卧,都在尽力为对方留空间,不舒服的姿势,却都睡得安稳深沉。


护士拔针的瞬间偏了针,手背突然的刺痛,敖子逸不禁打了个颤,也惊醒了身旁的人。迷糊中,马嘉祺就伸手帮摁住了棉花团。


换下了病号服,套上一件简单的白卫衣加黑长裤,唇色还有些苍白,整个人带着一种略显病态的少年感。


马嘉祺探手绕过敖子逸耳侧,调整了一下帽子,眼前的人似乎什么也没变,一如六年前那般洒脱,是行囊一提便可毫不犹豫上路远行之人,身体欠佳也仍然带着不羁。


“走吧~”


马嘉祺提着昨晚带来的零碎东西,敖子逸则插兜走在一旁。敖子逸只模糊看得到路,而马嘉祺却注意到一路上,院里的护士都交头接耳、指指点点,不知原因,也没想着深究。


刚走出医院门口,远处一大群举着麦和摄影机的人拥过来,堵住了两人的路。突然的闪光灯不断,刺激得敖子逸的眼睛有些酸痛,只能抬手遮挡。马嘉祺一把将敖子逸拉到身后,高大的阴影笼着身后的人,给予了一个安全的空间。


“敖子逸,听说你退出娱乐圈不是因为官方所说的出国留学,而是另有隐情,可以说说吗?”


“你的退出导致组合遭受打击,你会愧疚吗?”


“敖子逸先生,你是因为马嘉祺退出的吗?你们是情侣关系吗?”


“你不是喜欢丁程鑫吗?你背叛他?”


“……”


马嘉祺皱眉听着七嘴八舌的一群人,集中攻击逸儿越来越难听的话,脸色越来越黑,“都给我闭嘴,我虽然退出了,但我依然有能力让你们立马消失。”褪掉了清亮的薄荷音,沉稳的成年男性气息压住了聒噪的记者。


没料到印象中温和的马嘉祺会突然生气,众人明显愣了一下,但毕竟都是老油条,很快又恢复过来,继续轰炸。


敖子逸看不清楚,只觉得耳侧充斥着压迫,他只想快点离开。放在当年走机场,他绝对是首当其冲,身先士卒,现在他却没有冲到最前面,或许是这些年他学会了脆弱,又或许是身旁的人给了足够的安全感。马嘉祺右手护着侧后的敖子逸,剩下的左手极力扒开人墙,上了路边的计程车。


站在侧门的人,摘下了口罩。


“逸儿没事儿吧?挤到了吗?眼睛疼吗?”


马嘉祺一连串的问题让敖子逸失了笑,心里却被某种似乎叫幸福的东西填满了,马嘉祺都照顾自己六年了,怎么现在才有这种感觉呢?


“没得事,以前跳舞经常摔都不怕咯。”


看着他还能在调侃,扫了一眼确定没什么事渐渐放下了心,这才回想刚才突发的事儿。明明深夜去的医院,两个又是隐退多年的人,行事低调,酒店也住得偏,突然被大波的关注夹带攻击,实在蹊跷。


但也不是无迹可寻,有一个人,准确来说应该是陌生人,在未告知的情况下就知道了逸儿生病。知道敖子逸不会愿意怀疑身边的人,加上现在一切都没个定数,也就没跟他说。


犹豫着该怎么开口安慰他不用在意,敖子逸倒是先一步开了口。


“我没事,我又不是脆弱的小姑娘,既然回来,我就有准备面对发生的一切,一切都可以接受,因为不还有你嘛,我只负责吃,你负责跑腿,断了我不负责。”挤眉弄眼的夸张表情,逗笑了马嘉祺,已经基本矫正的小虎牙还是会给他的可爱加分。


回到酒店,敖子逸就直接倒头睡了,他也不是傻子,知道马嘉祺对于他的事肯定不会轻易放任不管,他要做的是尽量减少他的担忧,让他放心去处理其他。


拉暗了里房的灯,回头看了眼床上团成一团的人,拿上大衣才出门。


“天泽,你在哪儿,我找你有点事,现在方便见面吗?可以的话,叫上泗旭。”


“方便,那我去接泗旭,嘉祺哥老地方见,老样子不变,多一份章鱼烧。”


“好嘞~收到!”


布加迪威龙在老旧的咖啡屋前停下,明艳的颜色跟有些褪色的店面竟然没有太突兀。前排走下两个瘦高的男人,相视一笑,后排的男人慢悠悠地摘下耳机,一同走进咖啡屋。


“莫姨,我们来了,有约不用点。”贺峻霖进门就熟络地跟柜台的老板娘打招呼。


正在忙活的女人,一脸温和地抬头,知道那几个孩子过来了。从他们出道到现在,都习惯有空就来店里聚聚,对他们的喜欢不亚于自己孩子。


“哎~来了好来了好,小祺在角落那边,我领你们去。”


多年没见到马嘉祺,心里高兴得很,只可惜没见到那个眼睛亮亮的孩子,也不好多问。


三个人远远看到角落的背影,不约而同走过去。贺儿跟天泽一屁股坐在对面,就看到了一杯草莓布丁和一份章鱼烧,还有一杯茶,他自己则是浓咖啡。


“嘉祺哥,出什么事儿了?这么着急,是不是小逸哥不舒服?”李天泽没有动草莓布丁,就先问了马嘉祺。


“他昨晚发烧了,现在——”


“发烧了?严重吗?我要去找他。”马嘉祺话音未落,贺峻霖就抓住李天泽的手腕要往外冲。李天泽及时摁住贺峻霖的肩膀,把他摁回位置上。


“他没事儿了,现在在酒店休息呢,别担心,我今天叫你们出来,是有另外的事,我想跟你们了解一个人。”揉了揉太阳穴,也没有缓解胀痛的脑袋,索性也不管了。


“嗯?谁?”陈泗旭抿了一口茶,等待马嘉祺的下文。


“泗旭你的助理,小阳,我想知道他的来历,这些年的行为。我知道这样很冒昧,泗旭我跟你道歉,但是关系到逸儿,我只能抱歉了。”


看着马嘉祺一脸的疲惫和歉意,陈泗旭也没犹豫说了助理的到来以及这几年的工作。前两年,助理家中有事辞职了,一个叫浩阳的男生就顶替了她的位置。他的能力很强,很快就上手了工作。对公司很了解,无论是对公司的运营模式,还是管用手段,再或者是艺人的习惯都把握得很好,这两年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隔段时间会请假出国一趟。


“他本人挺低调的,不怎么爱出风头,也不怎么爱说话,大概就这么多吧。”


马嘉祺没有从泗旭的陈述里发现什么支撑自己的点,也有些动摇。


“今天早上逸儿出院时,被大群记者攻击了,说了很多不堪的话,我想调查清楚他们信息的来源,毕竟我们是半夜去的医院。”说起早上的事,马嘉祺满是愠怒。


“记者?他们怎么突然找上你们?”陈泗旭皱眉,觉得事情可能不仅仅是普通的八卦明星生活而已。


“我也不知道,一出来就被围攻,没来得及弄清楚,我不想他们伤到逸儿。泗旭,谢谢你叫助理过来看逸儿,但是你怎么知道我们去医院了?”马嘉祺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陈泗旭有些莫名其妙,“没啊,我刚知道小逸哥发烧,怎么可能让小阳去看小逸哥?”


话音刚落,四人不约而同,似乎有些眉目,李天泽的电话响了。


“天泽,你们在哪儿?快看群里,敖小逸和小马哥出事了。”陈玺达的大嗓门穿透力极强,一旁的三人都听到了。


贺峻霖翻开群,里面头条新闻全是小马哥和小逸哥。


“消失娱乐圈六年,是为了找寻真爱?”


“马嘉祺深夜怀抱敖子逸,举止亲密疑似热恋中。”


“抛弃团队于不顾,背后真相是真爱?”


“马嘉祺深夜进出敖子逸所在酒店,确认同居关系”


“马嘉祺为了爱人深夜赴约”


其中几张配图是马嘉祺昨晚半夜回酒店在停车场的照片,神色匆匆,还有占据版头的是马嘉祺怀抱发烧的敖子逸去医院的图。角度抓得很精确,既能看清楚两人的脸,又正好是马嘉祺低头看向敖子逸的那一幕,怎么看怎么暧昧。


马嘉祺抓手机的手,青筋直爆。


------------------------------
tbc.

评论(33)

热度(140)